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妖女哪裡逃-第二一二章 你也來試試我的(5300字大章)熱推

Home / 仙俠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妖女哪裡逃-第二一二章 你也來試試我的(5300字大章)熱推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要比试?”李轩看着这位,然后就不怀好意的笑道:“可以啊!不过你我之间,是否也来个彩头?”
他想人家玄尘,可是拿出了真金白银。你宋子安什么都没有,还想来踩他的脸?
宋子安却是大气的人,毫不犹豫的就从袖中掏出了一物,放在身旁乐芊芊的手中:“这是晋初大儒黄尚宾留下的折扇,上书的是黄尚宾手录的《正气歌》!我就以这折扇作为彩头,就不知李都尉,你敢不敢应?”
这一刻,李轩全身上下的‘牺牲’套装,都‘嗡’的一声响。就连一直藏在李轩袖子里的文山印,也在震颤不已。
李轩心想来了来了,藏器楼那位老司库还说没什么东西往他身上堆了,这不就来了么?
‘牺牲’套装的点睛之笔,就在眼前!
黄尚宾之名,他可是如雷贯耳的,那可是古往今来第一位在科考中连中六元者。其为人也是刚烈耿直,不但敢在晋太宗还是燕王身份,权势极盛之时,当面顶撞太宗,更于靖难之后,携其妻女投江殉难。
而在晋太宗亡后,朝廷已屡次议论为黄尚宾表封,加谥号,以表彰忠直之臣。此事便连皇帝都同意,可群臣却因为这位的谥号到底用文忠,还是文贞,而争论不休,定夺不下。
这件折扇的威力与价值,估计还在于少保的那件卷轴之上。后者不太好取用,可这折扇却是能够随时拿在手里装逼的。
眼前这位宋子安宋兄,真不愧是姓宋。
“成!”李轩很干脆的应了下来,然后仔细想了想:“此物价值连城,本人一时难以估价,也拿不出水准相当的器物,我这边只有各种银票金票,大约十七万两纹银,不知宋兄肯否接手?”
他见宋子安点头道了声‘公允’,就将手里的一叠票子,也塞到了乐芊芊的手中。
后者看着他,眼神却很忧虑。
李轩当即心内一暖,知道他的人形百度还是向着自己的,然后他就俏皮的朝乐芊芊眨了眨眼,就登上了擂台。
此时那宋子安已经在王静的面前坐了下来,李轩也紧随其后,同时抱拳见礼:“六道司李轩见过王兄!”
“都尉多礼了。”王静抬袖往身前的一幅棋盘指了指:“有请!我这一关共有三题,可如果是修行之士,可以在第三题追加难度。当然彩头也会变化,王某会在二位成功破题之后,奉上一枚龙虎山天师府的‘指玄丹’。”
李轩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在棋盘上落子。且是落子如风,完全不假思索。
王静摆出的前两个题目与宋子安不同,一个是手筋题,第二个是官子题,死活题都是看似简单,内藏陷阱的那种,没有业余三段,四段的水准很难将之解开。
可前世他作为一个资深宅男,最大喜好之一就是围棋。没办法,手里没钱,闲得慌。
而他的棋力,虽然只有业余五段左右,可这练习题却做过不少。
不同于古时候,在他那个信息大爆发的时代,各种题集成千上万。什么发阳论,玄玄棋经,鬼手魔手,官子谱等等,中日韩的死活题集,李轩基本都做过研究。至于那手筋题,官子题,更不知有多少。
他当然没时间将之一一破解,所以更多的是直接看答案,然后把它们记下来。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如果对面这位‘小棋宗’直接与他对弈,李轩都未必有这样的自信。可既然是做题,那简直是给他送钱。
好文筆的小說 妖女哪裡逃笔趣-第二一二章 你也來試試我的(5300字大章)展示
可能是感觉到了李轩的速度,宋子安的面色微变,也同时加快了落子。
不过首先解开这两题的,却是李轩。当他将身前的棋盘推开,宋子安的额头上,已经溢出点点冷汗:“这可不能算我输,他给我的这两个题目,要更难得多。”
精彩都市小说 妖女哪裡逃-第二一二章 你也來試試我的(5300字大章)讀書
他是登台落子之后,才感觉道王静这些题目的不凡。看似很简单,初通棋道之人都可破解,可其实暗藏玄机。所以他这其实是在失败了一次之后,发起了第二次挑战。
下面的玄尘道人不禁微一凝眉,心想这家伙,竟然没上当吗?
王静前两关的这些棋题,可花了他不少心思。
玄尘生恐李轩如传言中的不学无术,所以挑了这些看似简单,实则杀机内蕴的题目。就是想将此人勾上台,再将他狠狠的羞辱一番。
连基本的手筋题与官子题都看不懂,又如何能与薛师妹兴趣相投?
可由眼前这一幕看来,此人在黑白一道上,怕是真有一些水准的。
不过玄尘道人的面色,很快就平静下来,心想破了也好。否则王静准备的节目,还用不到李轩的身上。
那加了料的第三题,才是真正可让李轩原形毕露的。
此时台上的王静,正用略含惊奇的目光注目李轩:“恭喜兄台,这的确是第二题的正确解法。那么接下来,都尉大人可以用正常的解法,破我的第三题。或是按照我们为修行之人定的规矩——”
李轩没等对方说完,就笑着回道:“王兄就把我当成修行之人!”
如果只为这区区三千两纹银,他可不会将陪软妹子的时间,花在这所谓的天梯上。
“可以!”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妖女哪裡逃 txt-第二一二章 你也來試試我的(5300字大章)展示
此时已经有棋童在王静的示意下,将一面绘着棋图的全新白幡,挂在旁边的木杆上。
而王静本人,则取出了一小壶酒,还有一个丹红色的棋盘。
“这是?”李轩诧异的望着,他感觉到那壶酒,还有棋盘的不凡之处。
“酒为邪心酒,盘是碧血丹心盘。”王静解释道:“前者是我理学传承独有之物,可以放大人心中的种种邪念,可如果撑过去,却能强身健体,壮大神魄。不过最大的用处,却是精炼提纯我们儒门的浩然正气。
至于这棋盘,乃前代大将越武穆所遗。但凡心存邪念之人,便是在棋盘上落子都做不到。而兄台接下来,必须先饮一瓶邪心酒,再于碧血丹心盘上,破我出的第三题。”
他微一挥袖,瞬时间数十枚棋子,分布于棋盘之上:“这是王某苦思近月设下的死活局,至今都无人能破,有请兄台试解之。”
人氣都市异能 妖女哪裡逃笔趣-第二一二章 你也來試試我的(5300字大章)熱推
李轩一听‘邪心酒’之名,就扬了扬眉头。这的确是理学独有之物,不过已淘汰多年了。
这是因‘邪心酒’虽可助人提炼纯化浩然正气,却是自杀式的练法。很多人都是正气没能提炼成功,反倒把人给练废了。
所以这是以‘邪心酒’放大邪念,然后在不能存在任何邪念的碧血丹心盘上落子么?
相较于王静的出题,这才是最难的一点。
不过李轩还是沉下心,看向王静出的死活题。然后他就想这可巧了,眼前的这一题,竟是他见过的。
他又抬眼看了这位一眼,心想这死活题,是这王静一手设计的?那么此人的‘小棋宗’之名,确是名副其实。
而就在李轩,准备伸手去拿酒壶的时候。旁边一只手,却抢先将那壶拿在了手里。
“可否由我先来?”
竟是宋子安,他竟已将自己身前的两个题目破解。
王静同样愣了愣,然后看向宋子安身前的两张棋盘:“可倒是可以,不过恕我直言,兄台的解法并非最优。只论棋力,宋兄可能要逊色这位都尉大人不少。还有,这一关的难度极大——”
“少啰嗦!这解法是否最优,还不是全凭你说?”
宋子安冷笑了笑,然后就把那酒壶拿了过来,将之一口饮下。
仅仅一瞬,他的脸就已胀红一片。他定神看着那碧血丹心盘上的众多棋子,然后就冷声哂笑:“有些意思,竟是三征之局。”
他当即拿着一颗白棋,在那碧血丹心盘上落子。可下一瞬,他一阵错愕,只见那颗白子被蓦地弹开,飞出了老远。
宋子安皱了皱眉,似心有不甘的不断拿棋子放上去,可结果却无一例外,还是接二连三的被崩弹开来。
“看来宋兄的心境修为,在纯与净上,还是欠了些火候。”
那王静笑了笑,转而将一面正常的棋盘,推到了宋子安的身前:“宋兄还是可以用此棋盘,尝试解题的。”
宋子安的面色一阵凝冷,可随后还是哼了一声。将手中的一枚棋子,落在了王静推来的棋盘上。
他想自己都没法在这碧血丹心盘上落子,何况是他小姑乐夫人口中,这个不学无术,浪荡无行的李轩!
此时在台下,乐芊芊已是柳眉微蹙:“这题目已经很难了,怎的还要喝邪心酒?以这第三题的难度,世间何人能解?”
她以前曾经见过人服用邪心酒,结果却是当场肆意发作,丑态毕露。
玄尘子闻言则唇角微挑:“若是难度不高,我与几位好友,又如何舍得将指玄丹作为这一关的彩头?”
关键还是那酒,他想以李轩卑劣的人品,这邪心酒一下肚,估计就得丢人现眼。
那‘邪心酒’的酒力,即便是理学那些有名的后起之秀,都未必能够镇压得住。
薛云柔侧目扫了玄尘子一眼,眼神更加凝冷。她觉得自己这个师兄就像是变了个人,越来越让人不喜了。
以前她跟随舅父,在北京的东岳仁圣宫修行,这位玄尘师兄可不是这样的。
她随后又看向台上的李轩,在稍作凝思之后,还是没有上台阻止。
被那棋童挂在白幡上的死活题,一看就很难。绝不只是宋子安所言的三征,而是五征之局!
所谓五征,是棋盘上五块棋当中,在接下来的步骤中必失其一。只有正确的落子,才能够破局。
薛云柔原本欲尽快找出解法,然后以密语传音的方式帮助李轩作弊。
可她到现在,没有任何头绪,也不知轩郎他是否想到了解法?
不过对于李轩的人品,薛云柔却有着十足的信心。
能够登上问心楼顶层的人,又怎会栽在这邪心酒上?
台上的李轩,则是笑眯眯的,将王静递来的另一个小酒壶,也一口饮尽。
这酒水一下肚,李轩就感觉自己的胸腹之间像是火烧一样,同时心念之内生出种种阴私邪念。
他现在很想将薛云柔直接推倒;也想要把玄尘子这个觊觎薛云柔的家伙塞入马桶;乐芊芊的那个表哥也不能放过,最好一起塞入进去冲走;还有,他对那三件彩头也垂涎欲滴——这些都是他之前一闪而过的念头,可此时却在李轩心神中被无限放大。
可随后李轩就长吐了一口浊气,然后苦笑着,将这些念头一一排除。
甚至没有动用‘护道天眼’与‘文山印’镇压邪念之力,李轩就已逐渐平复住了心绪。
人的欲望本身并不邪恶,实现欲望的手段与途径才有正邪之分。
而他想自己现在无论想要什么,都可堂堂正正的取之,何需用那阴祟不堪之法?
李轩没注意到,他的一身‘牺牲’套装,也在轻微缠鸣,似在呼应着他的想法。
“我大略听说过这位李都尉的一些事,知道他早年的种种不堪劣迹。”
玄尘子背负着手,看着李轩背颈部那逐渐涨红的肌肤,眼里现着期待之意:“师妹真以为,这么一个轻佻浮薄,品行不端之人,能够从此改邪归正?”
薛云柔却看都没看这玄尘一眼,只是心里奇怪。
这玄尘即便是想要在他面前打击李轩,也不该这么明火执仗,不加掩饰的才对,这家伙就一点不担心引起她的反感吗?这竟好似自暴自弃了一般,不顾后果的只求让李轩出乖露丑。
乐芊芊则是侧目怒瞪了玄尘一眼,鼓足了勇气道:“李都尉他人很好的,即便是一年前的他,也称不上品行不端这四个字。”
她的都尉大人,就只是好色——
玄尘闻言,则是一声冷笑。而就在这刻,他望见台上的李轩,终于手执白棋,在棋盘上落子。
一刹那间,一股氤氲的灵力在擂台之上微微荡漾。而当李轩抬手之刻,一颗白棋好端端的摆放在了棋盘上,并未被碧血丹心盘弹开,位置则是‘三之十一’的方位。
而此时在他的身侧,宋子安已是大汗淋漓。这一是因他此刻,已经完全洞察这死活题的奥妙,二则是注意到李轩,竟能正常的在碧血丹心盘上落子。
他的面皮当即一阵扭曲,然后冷笑着讥讽道:“我看李兄,你怕是连题目都没看懂吧?这一题可了不得,竟非是我之前所言的三征,而是五征之局!宋某现在都没想到解法,李都尉有信心能解开?”
王静的瞳孔却微微收缩,他身躯猛地往前,有些吃惊的看着棋盘。
直到三个呼吸之后,他才再次抬头,以重新认识的目光看了一眼李轩:“虽然还未到最后,可只观兄台这一子,就知兄台的思路极正。王某的这一题,怕是难不倒你。”
玄尘道人听到这句,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他的身躯一阵僵硬,心里面则哇凉哇凉的。
他想王静的意思是,这一关也难不倒李轩?
王静的这一题,可是他玄尘亲自选的。只因这名为‘征途’的死活题,就连南京城的几位国手,都还没想出正确的解法!
薛云柔与乐芊芊则都是精神一震,看着那棋童用木炭在那白幡棋图上的‘三之十一’方位写下一个‘一’字。
薛云柔的棋艺也很不俗,定神看着,仔细回味,不多时她眼中渐渐现出了喜色:“此法妙,极妙!”
而此时在台上,王静已经在‘三之十’的位置应了一手。
李轩则是一如之前的不假思索,在‘十四之十一’的方位落子。
到了这一步,王静就不禁推案叹息:“果然解了,竟是一子解五征!”
精华都市异能 妖女哪裡逃-第二一二章 你也來試試我的(5300字大章)鑒賞
薛云柔的眼中,顿时异泽连连,面现惊喜之色。乐芊芊也一阵失神,发出了一声不可思议的低吟。
“这?还真是一子解五征!”
作为一个小书虫,她自然是研习过棋道的。虽然不甚精通,可只要不是太高深的棋形棋势,她都能够看懂。
旁边宋子安的脸,已是青了又白,白了又青。可当看向那碧血丹青盘的时候,却又不禁一阵失神。
王静则继续感慨道:“都尉大人了得,自从我创出此局,不知难倒了南京城多少棋道高手。”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枚丹瓶放在李轩的身前。而他看向后者的目光,也是包含欣赏与惺惺相惜之意。
对于这位近日崛起的传奇人物,他一直都很好奇。却不意对方,竟是如此出色!
“希望日后能有机会,与都尉大人真正对弈一局。”
此时他也注意到台下玄尘,那几乎哭出来的神色。王静有些可怜他,却自觉问心无愧,他已做到自己所有能做的了。
“好说,只从王兄这局死活题,就可知王兄在棋道上的造诣。李某日后如有闲暇,是一定要寻王兄讨教的。”
此时李轩却微微笑着,面上微显峥嵘之意:“不过在这之前,我能否也出一题,考校一下王兄?彩头嘛,就以这指玄丹为注!如果王兄今夜能破我这一局,这枚丹我即刻奉还。”
随着他抬手一拂,使一颗颗黑白棋子,叮叮咚咚的落在那碧血丹心盘上。
对方是摆明了车马要折辱他,他李轩岂能不稍作还击?
王静听出了李轩语中的挑衅之意,又抵不过台下玄尘道人期盼的目光。他往那棋盘上看过去,然后就只片刻时间,他整个人就直接怔住了。
此时的李轩,则已直接起身。
这一题,他是取自于他那个资讯大爆炸的时代,某位现代棋圣的原创死活。此题曾流行一时,难度S级,传闻在职业棋界,除一人之外无人能够一次做对。
需知那位现代棋圣,可是在阿尔法狗诞生之后的时代称雄于棋坛之人,他的棋力之强,绝对在古往今来所有棋手中位居前三之列。
而这位‘小棋宗’,终究还只是勉强触及到国手的门槛。而古代的国手,除非是范西屏、黄龙士那样的天赋超绝者,他们的实力很难与现代的一线职业棋手比较。
所以他料定这位在今夜破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都市言情 妖女哪裡逃 開荒-第一七三章 難道他那玩意已經沒了?閲讀

Home / 仙俠小說 / 都市言情 妖女哪裡逃 開荒-第一七三章 難道他那玩意已經沒了?閲讀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从大胜关回城之后,李轩就直趋诚意伯府。
他找到了诚意伯李承基,还有大哥李炎,然后把乐芊芊给的袋子往桌上一摔。
“这是什么?”李炎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就不解的询问:“我家铸的银元宝,还有兵器甲具,这是打哪来的?”
“来自于王记船行卖出的一艘旧船。”
李轩状似淡定的喝着茶:“那船上全是兵器与战甲,都来自于大胜关武库。”
这一刻,李炎与李承基两人都为之变色。
“是栽赃?”李承基面色青沉如水,可他更担心的是李轩:“轩儿你把这些东西带出来可有妨碍?”
“当时只有我与我的部属在场,彭富来与张岳是什么人,父亲你都知道。其余两位,也能守口如瓶。”
李轩神色幽幽道:“还有,就在我们赶至那艘船上不到一刻,席应来了。”
“席应?”
李承基的瞳孔微收:“七天前,陛下已经准了崔承佑的请辞,随后由内阁推荐,上命左副都御史席应南下主持此案侦破。我猜陛下与于少保之所以允准,大约是看在之前席应与我李家关系紧密的份上——没想到我李承基,居然还真养出了一条不知恩义的吃人恶狼。”
李轩的眼中,则不由自主的掠过了一丝忧色。
他知道如今内阁的成员,大多都是源自于正统帝时期的阁臣,也就是土木堡大败中,那位被蒙兀人俘虏过去的上皇旧臣。
而如今的陛下景泰帝在登基时虽然妥协,将正统帝的长子立为太子。可随着景泰帝的权位逐渐稳固,已经滋生更易国本之心。
而他们诚意伯府,很可能已卷入到了这场皇统之争。
李轩不是历史小白,大概知道这个世界的大晋与他那边的大明大同小异,也知道土木堡之变与导致正统帝复位的夺宫之变。
——如果按照他那边的历史走向,景泰帝与他唯一的儿子,最终可都要凉凉。
“我去一趟镇江!”
李炎已经坐不住了,他直接起身:“船是从镇江的王记船行那边流出来的,这些银两与兵器,很可能也是出自于我家在那边的商铺与田庄,我得过去看看究竟。”
“你过去可以,却务必小心!”李承基神色凝重:“如果有什么情况,务必要谨慎周全,不能大意。”
他对李炎此行还是很放心的,诚意伯府在那边还有田庄三座,家兵二百人。除此之外,李炎在被革职之前。还是镇江水师守备,在那边有着众多的旧部同袍,人脉广阔。
李炎听到‘谨慎’二字,就当即联想到早上被封冻的那一幕,他唇角不禁抽了抽:“父亲放心,孩儿心中有数!”
他应了一声后就径自离去了,然后李轩就向李承基伸出了手。
“你这是做什么?”李承基有些茫然。
“当然是要钱啊!”李轩瞪了李承基一眼:“你当这张‘小须弥咒印’不要钱的?我现在可是欠了人家好几万两银子。此外这事还没完,王记卖出的船,可还有三艘呢。我接下来还得继续查,谁知那些船是什么情况?这‘小须弥咒印’搞不好还得用上。”
主要是他们找到的那艘帆船,与韩掌柜记忆中的不同。
“原来如此,这三艘船确实是个隐患。”
李承基没有迟疑,直接从袖中拿出了一个木盒,放在了李轩手中:“这些钱你先用着,不够再到为父这里拿。”
李轩打开木盒一看,发现里面是一叠千两面额的银票。他捏了捏,发现至少有六十张,他不禁诧异的看着李承基:“爹亲,亲爹,今天你怎的这么大方?”
他高兴起来,连老头两字都不叫了。
李承基被李轩叫的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不禁失笑道:“是先祖定的规矩,我李家男丁成年到分家自立,每年都能从家中的产业分红。
以前轩儿你顽劣不堪,为父就只能当没这规矩。可如今你既已奋发向上,大不同于往日,那么为父也不能再将这笔钱压着。不过今年还不到分红的时候,等到年终结算,估计你还可以分到十二万两。”
李轩精神再振,感觉整个天色都明媚起来,周围都散发着银票的水墨香,他想到年底的时候,自己估摸着就能凑齐购买小乾坤袋的钱了。
可李轩随后就感觉奇怪:“兄长分的钱应该更多吧?怎么感觉他好穷?赏赐下人的时候,也都是抠抠索索的,一点都不大气。”
李承基闻言‘呵’的一笑,他低头吹了一口茶叶,不言不语。
李轩当即明白了,心想李炎这家伙真没用。
老头李承基虽然也窝囊,可好歹保住了财政大权。李炎那厮,却连财政权都没守住。
“对了!”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妖女哪裡逃》-第一七三章 難道他那玩意已經沒了?看書
李轩想起了一事,觉得别人都可瞒,李承基这边却无此必要。
于是他便将那文山印,放在了李承基的身前:“昨天我到国子监那边走了一趟,现在已经是理学护法了。”
李承基顿时‘噗’的一声,将一口茶水吐出老远。
他随后又眼神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次子:“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我现在已经是理学护法了,没看到这印?”
李轩晃了晃手里的文山印,笑眯眯的说着:“你把钱加到十六万两,席应那厮我就替你老人家解决了。”
李承基却是一阵愣神,然后用力扭着自己的老脸,一副恨不得掐出血的气势:“好痛!没做梦啊?可奇哉怪也,我这五毒俱全的混账孽子,他到底是怎么通过的贪欲二关,是如何过得了叩心与问道?这贪欲也就罢了,色欲他怎么过得了?轩儿的那玩意,该不会是已经没了吧?”
李轩不由一脸的青黑:“老头你在说什么胡话呢?你才没了那玩意!你全家都没那玩意!”
※※※※
李承基最终只给李轩加了五万两,按他的说法是诚意伯府近日连遭打击,所以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身为家主,李承基必须掌握一笔重金随时应变,不可随意动用。
李轩认为这位说得挺有道理,也就没有继续胡搅蛮缠的要钱。
而李轩从李承基那里拿到的十一万两银票都还没能够在袖子里面捂热,就在返回朱雀堂之后转手给了乐芊芊。
其中九万两是用来还债,另外两万两是用于求购‘槐木人偶’的。
乐芊芊的速度很快,仅仅一个时辰,就把这东西送到了李轩的手中。这是因此物在道家很常用,所以那位炼器师的手中有着好几个存货。
乐芊芊还顺带教给了李轩‘请神’之法,是手把手的教导。她生怕李轩搞错了步骤,或者念错了经文,给了那头他化自在天魔可趁之机。
之后李轩又应长乐公主之召,去宫中走了一趟。
他打算尽快将那枚‘玄寒冰玉’取回,然后寻一高明器师将之炼为法器。
没办法,这些天的经历,让李轩极度缺乏安全感。
而一件上品法器,在战斗中的助益极其巨大。
那位长乐公主的为人果是大度爽快的,李轩才刚觐见,这位就将她承诺的那枚‘玄寒冰玉’拿了出来,还额外给了他一瓶‘养神丹’,算是他这么快追回赃物的酬谢。
李轩大喜过望,恨不得将那‘玄寒冰玉’拿在手中仔细把玩鉴赏。
可他接下来还是耐着性子,将此案的前因后果,都为长乐公主一一解说清楚。
“也就是说,此案还有后续?”长乐公主若有所思:“那位韩掌柜的幕后还有黑手?这桩御库窃案可能并非紫蝶所为?且此案的案犯,有很大可能与最近南直隶的兵械盗卖案有关?”
“正是!这都是下官接下来的侦查方向。”
李轩神色凝然道:“御库窃案疑点颇多,下官会从案犯使用的石漆,还有大胜关那些被盗卖的兵器这两个方向双管齐下。”
此时他却发现长乐公主虽然状似很用心的在听,可眼神里明显是兴致缺缺。
李轩心里稍一转念,就知是自己想岔了。
他眼前这位在意的恐怕仅仅只是她失窃的那些财物,对于此案的真凶,还有南直隶的兵器盗卖案,这位公主殿下怕是没太多兴趣。
果然,当李轩将案情大概说完,长乐公主就礼貌的笑着:“辛苦游徼了,不过接下来的案情,你勿需再到我这里禀报。”
恰在此时,一位年轻的太监在殿外询问:“六道司李轩李游徼可在此处?”
他问了一句之后,就走入殿内,朝着李轩一揖:“李游徼,二皇子殿下有事相召,请您尽快过去一趟。”
此时不但李轩为之错愕,便是上首处坐着的长乐公主也微微愣神。
而李轩在稍稍凝思之后,先是含着歉意的朝长乐一礼,之后就随着这位年轻太监,往这座南京禁宫的东宫方向走去。
当他走入东宫大殿,首先看到的是中央上首,一位穿着朱红衣袍,衮冕五章,气度摄人的少年。
他大概十四岁左右,脸色苍白,浑身散发着刺鼻的草药气味。
——果如传言,这位二皇子虽然安然从庐州回返,可却身受重伤,至今都未能痊愈。
再然后,李轩就看到这少年旁边的另一人,那赫然正是昨日他才见过面的国子监祭酒权顶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