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項圈-第1371章 不必手下留情分享

Home / 玄幻小說 /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項圈-第1371章 不必手下留情分享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說推薦萬界之全能至尊万界之全能至尊
看那剑修男子表露的情绪,白灵也确信了,自己之前预感似乎并没有出错。
她感觉,如果自己搞刚才硬是要将仙剑扣留在自己爪子里,那剑修男子为了止损,或许会采取一个极端的方式,比如说操控仙剑直接自爆。
虽然仙剑很珍贵,但按照该刚才那个情况,要是继续拖延下去,珍贵的仙剑多半就要被白灵抢过来了,剑修男子的法力已经严重不足,难以做到强行将仙剑从白灵的龙爪里夺回。
要是真让仙剑落到白灵的手上,他就真的不再有一丝的反抗余力了,逃都别想逃。
白灵的速度有多快,剑修男子已经充分见识到了,擅长风系奥义的苍龙在飞行速度上,就连驾着仙剑飞行的他都能勉强紧追,就更别提失去了仙剑之后的他了。
而且即使夺回了仙剑,面对白灵这个能够自由从多个龙种之间变化形态的、还接连挨了仙剑好几下斩击伤害都不死的诡异敌人,剑修男子也很难看到战胜的希望。
但如果将仙剑引爆的话,以仙剑的品质,自爆的威力甚至都足以伤到真神。在剑修男子看来,白灵如果挨了这么一下自然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好下场。
当然,白灵是否会被仙剑的自爆给重创,这都只是剑修男子自认为的估测结果,但实际结果会如何,却不得而知了。
不过,当断不断,反受其害。按照现状衡量得失的话,当时选择将仙剑引爆对于剑修男子来说,是一个更加明智的选择。
修炼剑道的人讲究一往无前,在这种需要抉择的时候,往往都是能够果断狠下心来,以千锤百炼的剑心直接斩灭一切的犹豫和迷茫。
所以,预感到了危险的白灵,当时才会选择了直接放开仙剑。
她倒不是真的就怕了仙剑的自爆。
对于现在的白灵来说,有着「完美能量化」可以保证肉身的不死不灭、又有着「不朽意志」可以保证灵魂意识的不朽不坏,最后再加上早已经遍布在梦幻国度各个角落里的无数分身……
这样的白灵,如果是站在敌对的立场来衡量的话,就连江言自己,都没有多少能够将其彻底杀死的把握。因为谁也不知道,你将眼前的白灵杀死之后,会不知道从哪里又蹦出来她的一个新分身。
现在的白灵,已经能算是一种集群性质的生命体了,她自己就是一个庞大的种族。
除非拥有着那种仅仅击杀一个分身就能顺着因果之间的联系波及到她所有分身,将其连带着所有的族裔一并灭杀干净的恐怖手段,否则,白灵就基本上不会被杀死。
剑修男子的这把仙剑虽然是威能不凡,但自爆最多也就是击杀白灵的这一个分身,而只要她愿意,随时都可以从别的地方再度传送一个新的分省过来。
有着这样的依仗,白灵又有什么需要害怕的呢?
但她依然选择了放开仙剑,因为即使她自己不怕,但如果真的逼得剑修男子狠心引爆了仙剑,那仙剑可能就彻底毁了。
白灵可是有了将这仙剑抢下来作为礼物送给江言的想法,又怎么会放任剑修男子将它毁掉!
并不知道是白灵有意放水了,眼看仙剑顺利回到了自己手里,剑修男子心里重重地松了口气。引爆仙剑只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做出的选择,但如果可以避免的话,换了谁也不会舍得将这样的宝物直接引爆自毁吧。
可虽然夺回了仙剑,但对于剑修男子来说,眼下的危机却依旧还是没有解决。
白灵拟变的蓝龙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他,看着他踌躇的样子,张开了龙嘴,第一次开口了。
“人类,放弃吧,你是不可能有胜算的。”
声音里带着一阵精神波动,哪怕是从未听过这种语言的生灵,但只要拥有足够的智慧,能够理解这样的语意,那么在接收到这阵精神波动之后就都能听得懂她的这句话。
不同世界、不同文明的人,各自所发展出来的语言文化体系自然不可能会完全一样。不过好在拥有穿梭异世界手段的人,自身往往也会具备着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跟其他文明的生灵进行沟通的手段,最为常用的,也就是这样的直接将思维语意融入到精神力之中释放出去。
当然,对于梦幻国度的人来说,更为便捷的手段是让智脑们对其他文明的人进行一番扫描解析,直接复制对方的语言类程式给自己安装过来。这样子更容易不暴露异常痕迹地就轻松融入到那个文明之中,很便于在探索新世界新文明的时候初期站稳脚跟和打探情报。
剑修男子微微惊讶于蓝龙会主动开口交流,尽管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条诡异的巨龙必然有着不输于人类的智慧。
不过剑修男子自然不会轻易地被白灵动摇了自己的心境。
“我辈剑修,以剑铸造心骨,又岂会因为强敌当头而屈服!你这孽畜,不需要再多花言巧语,若是想要我的命,就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吧!”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萬界之全能至尊-第1371章 不必手下留情看書
听着剑修男子那义正言辞的激昂话语,白灵眉头抖了抖,她可是知道的,对方话里所谓的‘孽畜’可不是一个好听的词啊。
‘啧,本来还想试试招降的,但看这家伙的态度,似乎不太可能臣服啊。’
想了想,白灵觉得自己还是干脆放弃了比较省力。
她可是打着将对方视作生命的本命仙剑拿过来给江言献宝的心思,这种做法的性质,换个角度去比喻,基本就相当于是叫一个人将他最爱的妻子贡献出来给上司享用了,以剑修男子表现出来的这种态度,知道了以后怕是当场就要翻脸拼命,基本没有妥协的可能性。
但白灵想了想,江言之前派她过来的时候,好像也说过,要她尽量活捉这人。
一时间,白灵有些迟疑了,但很快,她干脆也不自己纠结,直接从「子机网络」里链接上江言的意识,将自己所面对的迟疑说明了一下。
【所以,言,你觉得要怎么选?】
江言一直都在旁观着白灵跟剑修男子的战斗,很清楚那边发生了什么,以两人之间的互相熟悉程度,他自然也是能够猜得到白灵的内心里想法。
对于白灵的询问,江言没有多少迟疑地就给出了答案:『按照你自己喜欢的去做就行了。』
话一出口,江言就知道白灵会选择怎么做。毕竟他对她很是了解。
【那我可就不再留手了哦。毕竟我看这个人也不像是会乖乖屈服的模样,如果想要在不杀死他的前提下得到那把仙剑的话,做起来真的会很麻烦的吧。】白灵有些苦恼地说道。
『随你了。』江言对她的进一步询问给出了批准的回应:『我确实对他脑子里的剑仙体系的知识有些兴趣,不过也并不是一定要他活着才行。你明白了吧?』
对于江言来说,不论是那剑修男子脑海里的超凡知识,还是那把仙剑,其重要性都远远比不上如今的白灵。孰轻孰重,江言自然是分得清。没必要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而特意为难自己的这只贴心小宠物。
【我懂了。接下来尽量引导他施展出更多的剑仙手段,对吧?他的灵魂,我接下来也会注意点,不会一起吃掉的。】白灵一下子精神了起来,干劲满满的回应道。
有了江言的首肯,白灵也就放下心来,看向剑修男子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冰冷的杀气。
剑修男子浑身汗毛一竖,他所修炼的通透剑心附带的直觉,敏锐地察觉到了白灵的前后变化。
如果说原先的白灵在跟他战斗的时候,还会因为顾虑而在出手的时候有所保留。
那么现在,剑修男子才是真正的从白灵的身上感受到了那种想要将他杀死的真正致命危机感。
没给剑修男子更多的思考时间,白灵的身上又散发出了一阵白光将自己笼罩了起来,看到这熟悉的一幕,剑修男子内心一紧。
果然,就跟他预想的一样,等白光消散之后,呈现在他面前的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一条蓝龙,而是一条龙鳞呈现纯白鲜亮的色彩、双翼和四肢边缘有着一片片光羽般流苏缠绕着的白龙。
黄龙、苍龙、蓝龙,再加上如今的白龙……白灵已经在剑修男子的面前表现出了四种不同的龙种形态,让他对于这种情况都有些习惯了。
但剑修男子的内心里也是更为警惕了,因为他也知道,在转变成了新形态之后,那诡异的巨龙同样也就能够使用与龙种形态对应的新能力。
尽管剑修男子已经非常警惕了,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伴随着大量的白光浮现,在剑修男子的瞳孔紧缩的注视下,那白龙身上的原本几道被仙剑打中而留下的显眼伤痕,竟是开始飞速地愈合了。
要知道,那可是堪比神器的仙剑所留下的伤势,伤口里残留着的剑气就跟真神的权能一样,对于还未达到真神境的存在来说便是跗骨之蛆的猛毒,别说是祛除了,就算是想要将其压制住防止伤势加重,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现在,随着白光的涌出,白龙身上的那些剑伤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快地愈合着,在这个过程里,还有一缕缕的凌厉剑气从伤口里被排斥出来,每一缕的剑气都能在虚空中划出刺耳的尖啸声,将大片的大气割裂,甚至有几道比较浓郁的剑气在被排斥出来后直接波及到了数千米之外,将远处的几片云层都斩得一分为二,透露出了极其危险的攻击性。
而这些,都还只是残留在伤口里的少许剑气所造成的破坏,由此也可以窥见得出,仙剑本身所释放的剑气有多么可怕,以及直面仙剑的攻击却还总是能活蹦乱跳的白灵,生命力又是如何地坚韧。
不过,将仙剑攻击所残留下来的剑气祛除出来,白龙自身其实也并非是没有付出什么代价。
在白龙祛除身上伤口里的残留剑气的时候,从她的各个伤口处大量喷发出来了一片片透着庞大灵力波动的白色光粒。
这些白色光粒跟那一缕缕剑气纠缠在了一起,将其包裹着,不断地发出嗤嗤嗤的一连串爆响声,在包裹住剑气的同时又以极快的速度被剑气湮灭。
但在白龙体内海量灵力的不断灌输下,这些白色光粒源源不绝。虽然被剑气不断地湮灭,但同时,在这个过程里,白光也同样地在持续消磨着那一缕缕剑气,以庞大的灵力硬生生地将其逐步净化消灭或是强行祛除。
白龙的龙躯,沦为了这两种水火不容的力量彼此厮杀的战场,在这瞬间里甚至因为双方的冲突而导致了伤势的进一步加剧,龙躯上爆开了一阵阵的血雾。
但在纯白的光辉的覆盖下,那些伤口又在以更快的速度愈合再生,使得白龙的伤势在以一个明显的幅度痊愈着。
剑修男子看到这里,暗叫不妙。他立刻就顾不得体内法力的虚弱,直接手上掐动了剑诀再度催动了本命仙剑,操控仙剑用尽全力地朝着白龙的方向一斩。
再一次地,那犹如白虹般将天地间映照得一片亮白色的剑光乍现而起,斩向了白龙所处的位置。
但这一次,
白龙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剑修男子的攻击意图,她的龙瞳里浮现出了一抹十分人性化的不屑之色,整个龙躯上都浮现出了一阵炽白色的光辉,犹如星光一般朝着四周飘散着一粒粒光屑,显得神秘而又唯美至极。
随后,看也不看那从天斩落的白虹般的剑光,白龙忽然就动了,整个庞大的龙躯骤然间伴随着一阵白光的闪烁,竟是一瞬间就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怎么会?!!”
剑修男子不禁惊愕得瞪大了双眼,因为,他的剑心灵觉,居然在这时候直接丢失了对那白龙的踪迹的锁定!
要知道,一位剑修的剑心,可是他作为重要的核心对敌手段之一,用来破除虚妄、洞察敌情,可谓是无往不利,足以算得上是一种颇为强大的法理奥义级的能力。
剑修男子修行有成之后,经历过许许多多次的战斗,此前可从未像现在这样,基于剑心指引的索敌效果,居然会毫无征兆就丢失了目标!

都市言情小說 《萬界之全能至尊》-第1355章 其他世界的座標展示

Home / 玄幻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萬界之全能至尊》-第1355章 其他世界的座標展示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說推薦萬界之全能至尊万界之全能至尊
【抱歉,暂别阅读】
【本章还差3200字修改】
【请4小时后再来修正】
………………
…………
……
等两女都将各自的契约宠物处理好之后,江言便拍了拍手,等两女看了过来之后,道:“我的能力现在因为新获得的权能带来的帮助,在这异种数据空间内的大部分顾忌都也基本可以解放了,既然这样,我们自然得充分利用好这一点。你们两个对此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蕾娅虽然刚才将大多数的注意力都放到了那小红鸟的身上,但也已经从夕那里得知了江言的变化,她认真地思索了。
“陛下,既然您已经可以用「数据化传送」从外界转移人手和物资进来,那么,要不要将外边的莉莉、哈尔她们也一起带进来?”
“不行。”江言迅速地否决了她的这个提议,道:“虽然,从梅菲斯那里抢来的欺诈神格碎片的权能之力,可以让我在一定程度上瞒过这异种数据空间中枢对我的检测,但这种欺骗,也是有限度的。”
“如果是完整的『欺诈』神格,那还好说,但我得到的也只是一枚残缺的碎片而已,权能之力虽然神奇,可也不至于太过夸张。因此,如果做出太过于明目张胆的违规行为,会大幅度地增加被异种数据空间中枢察觉到异样的可能性。”
江言摇摇头,沉声道:“我们现在的处境还没到必须要去冒那种风险的程度。”
“既然涉及到外界的行为不宜过多地越线,那么就从这试炼本身着手吧。”梅尔蒂也是沉吟了起来,几秒后,她抬头看向了江言,试探着提议道:“陛下,如果我们效仿在外边虚灵遗境里的行动策略,将其在这场试炼里重现出来,您觉得如何?”
“可是,这一次的试炼规则不是已经明确地规定了,每一个试炼者的契约宠物应该只能有一个吧?”蕾娅不解地说道:“最终能够登上那所谓的「天空斗兽场」跟其他竞争对手交战的,也只有我们、以及我们各自的契约宠物吧?就算我们将这试炼场里的其他本土异兽都收服成为打手,按照规则,它们也是不能被带去那「天空斗兽场」里的吧?”
……
…………
………………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
………………
…………
……
“如果是十分钟前,那我还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老老实实地按照任务要求的去抓本土的异兽了。”江言笑了笑,自信地说道:“但现在就不同了。得益于刚刚获得的新能力,我可以伪装你在这异种数据空间中枢眼里的档案信息,让你变成符合任务要求的‘本土异兽’的身份。”
“原来是这样。”小白灵恍然,也就放下了心来,它对于江言是非常信任的,既然江言都已经说没问题了,那它也就不会再胡思乱想。
“陛下,既然您打算让白灵殿下成为您的契约宠物。那么龙之谷那边,我们还要特意过去一趟吗?”梅尔蒂问道。
“准确来说,是你们不需要过去了,我让小白分出一个分身跑一趟就行了。”江言摇摇头,道:“以小白的能力,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地获取到我所需要的那些东西,行动也会更加地隐蔽,减少引起意外的概率。”
“嗯。”梅尔蒂点点头表示理解。她是知道的,单论在伪装潜入方面的能力强度,这位白灵殿下几乎算得上是在整个梦幻国度里都排名能达到前三级别的存在。
「拟态变化」的能力只要施展开来,就基本足够以假乱真了。再加上白灵的那种几乎毫无弱点的超强不死再生能力,由白灵去执行那种伴随有较高风险性任务,无疑要比江言三人去做要更加合适。
反正它又不怕死亡。
甚至哪怕白灵派出去的小分身失误了,阵亡在了外边,但只要江言身边的这一只白灵在这场实试炼里还存活着,那即使分身死光了,白灵也依旧可以快速恢复过来。
确定好了行动策略之后,江言和梅尔蒂将注意力转到了蕾娅身上,就见她那一枚红色异兽蛋的孵化也终于是到达了最终阶段。
伴随着一声‘咔嚓’的清脆裂响之后,在无比紧张的蕾娅的注视下,红色异兽蛋的蛋壳迅速地破开了一道道裂纹,一个胖乎乎的还带着几分湿意的杂色小鸟脑袋,便从内部戳破了蛋壳缓缓钻了出来。
“哔——!哔——!”
小鸟第一眼就看到了一直紧张守在蛋旁边的蕾娅,湿漉漉的一双小眼睛里浮现出了一抹孺慕亲近的情感,挣扎着开口细声细语地鸣叫了两声之后,又顺着饥饿的本能,开始咔擦咔擦地低头吞噬起了自己出生后留下的那些蛋壳的碎片。
等到所有的蛋壳碎片都被小鸟吃进了自己的小肚子时,它的体型与一开始明显变得更大了一圈,身上那驳杂的毛发在迅速干燥之后也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身犹如火焰般的赤红之色。
“小家伙,来,跟我签下契约吧。”蕾娅深处双手小心翼翼地将此刻才刚有她一只拳头那么大的小鸟抱了起来,俏脸上挂着柔和的微笑对它轻声说道,也不管这刚出生的鸟崽子是否能够听得懂。
“哔!哔~?”这鸟崽子仰头叫了两声,似是在回应蕾娅的话一样,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里满是好奇之色地不断打量着她以及周围。
蕾娅对此也并不在意,在象征性地说完了见面的问候之后,她就干脆地发动了这场试炼规则赋予每一个参加者的驯兽师契约的力量。
契约之力流入了小红鸟的体内,立刻引起了它的注意,感受到体内的那股想要进入自己灵魂里的奇异力量,小红鸟有些不安地扭了扭身体,但在感觉到了那股力量之中带有的属于蕾娅的气息之后,它很快就又放松了下来。
因为雏鸟效应,小红鸟此刻已经是将自己破壳而出之后第一眼看到的蕾娅,给认定成自己的父母了。因此它对于蕾娅的行为本能地就会带有不低的信赖。
所以,面对蕾娅发来的契约之力,小红鸟尽管感到有些畏惧,但还是并未抗拒。
很快,驯兽师的契约在两者之间建立了起来,不论是蕾娅,还是小红鸟,都通过契约清晰地感知到了对方的存在,并且似乎还能通过契约,隐隐约约间感知到对方的心理情绪状态。
“呐,你现在能够听得懂我的话了吗?”
蕾娅试探着在内心里沟通了契约,同时开口对小红鸟试探性地问道。
伴随着契约之力的沟通,虽然小红鸟本质上还并未理解人类的语言,但蕾娅说话时想要表达的那份意思,却通过契约之力那直连心灵与灵魂之间的联系,直接将语意传达到了小红鸟的意识里。
所以,在蕾娅刚问完之后,那小红鸟微微呆了一下,接着便‘哔~’地轻轻鸣叫了一声算作回应。
那声‘哔~’的鸣叫,在旁人听来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但听到蕾娅的耳里,却是小红鸟所表达出来的一句‘嗯!’之类的肯定式的回应。
蕾娅又跟小红鸟低声交流了几句之后,细心地观察到了小红鸟似是有些困倦了。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总是会比较瞌睡一样。
于是她便贴心地主动结束了交流,让小红鸟安心休息。
小红鸟很是放心地在蕾娅的怀里蜷缩起了身体,随后,它的整个小小的身体便由实转虚,化作了一团赤红色的火焰,直接融入了蕾娅的身体内,那期间所放出的火焰却并未给蕾娅造成任何的损伤。
看到这一幕变化,蕾娅俏脸上浮现出一抹讶然,随后又淡定了下来。
这试炼者任务规则所赋予的驯兽师的契约之力,在蕾娅看来,基本就和灵子世界本土就有的精灵使契约的能力体系类似,但却又有一些很大的不同。
那便是,驯兽师契约的这个体系里,宠物才是最主要的战力核心。精灵使契约的精灵虽然拥有着极高的战力,但精灵使本身也很强,并且还能施展名为「精灵武装」的术式,将精灵的力量叠加到主人的身上,形成1+1>2的战力增幅。
而与之相比起来,这驯兽师的体系,在这方面就要逊色许多了。蕾娅能够感觉到,在小红鸟融入她的体内之后,她似乎就共享了小红鸟本身的一部分天赋能力,对于火系灵力的掌握得到了一些增幅。
但这种增幅,放在普通人身上会显得非常强大,足以让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一下子成长到堪比实力在二级阶位的火系超凡者的水准,而这种程度的增幅,还只是因为小红鸟刚出手不久,天赋潜力都还没得到彻底的开发的缘故。
在「夕」对小红鸟的实力资质以及双方此刻的这种契约融合状态进行了一番演算之后,得出了结论是,
若是等它完全成长起来之后,再以同样的方式增幅于主人,很可能足以让其主人获得堪比三级大恶魔程度的火系天赋战力。
然而,这样的战力增幅,在蕾娅这样的原本三级第九阶的准神级强者眼里,却又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宠物的实力被融入到其主人驯兽师的身上,似乎并不能得到百分之百的完整发挥。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蕾娅便是明白了过来,也难怪这一次的试炼任务,数据空间中枢在话里话外地都透着一股让试炼者们尽量采取以宠物为核心的战斗方式。
因为这个驯兽师体系,本来就是以宠物为战力核心构筑起来的!
理清了这些之后,蕾娅便转身回到了江言和梅尔蒂的面前。
“你感觉怎么样?”梅尔蒂关心地询问她。
两人并未选择同时孵化宠物,就是因为还不是很了解这个由试炼规则直接赋予的驯兽师契约体系的具体信息。单凭试炼任务给出的那些情报,根本远远不够。
所以,蕾娅便自告奋勇地充当了第一个的试金石,率先孵化了自己的宠物。
“还好,虽然比预期的要低了一些,不过倒是不难掌握。”蕾娅小手微微抬起,一团赤红色的小火苗就忽然咻的一下从她的掌心浮现了出来,在空气中静静地燃烧着。
“似乎在契约了那个小家伙之后,我就从它的身上共享得到了一部分原本属于它的力量。”蕾娅小手一掐,将掌上的火苗解散,回忆了一下之后,道:“这股力量,我控制起来就像是额外地多出了一个天生异能一样。”
并且,这种天赋能力,其在运转的时候,所必须的供能消耗,是由宠物所提供的。
蕾娅将自己所试探出来的情报逐步跟梅尔蒂诉说着。
江言并未询问,因为他早就知道这些信息了。这种驯兽师的力量体系如何,在异种数据空间中枢的数据库里早有有了完善的结论,江言直接将那份信息情报翻阅了一遍,因此他所知的信息,比蕾娅这个当事人都还要更加全面。
确认了驯兽师体系的情况之后,梅尔蒂也不再迟疑,很快就也将自己的蛋给孵化了。具体的孵化方式很简单,只需要温和地给蛋灌注充足的能量就行了。
那颗冰蓝色的蛋孵化后,在其中破壳而出的,乃是一只约有;篮球大小的、浑身鳞片冰蓝的西方龙种。当然,因为处于幼年期的缘故,这只小小的冰龙模样并不显得证明可怕,那粗短的四肢和只鼓起两个小肉瘤的脑袋,还有看起来颇为萌态的一双大眼睛,都将这个小冰龙衬托得气质偏向于可爱的风格。
梅尔蒂跟这只蓝色小龙认识了一番,签好契约,将其收入了体内休养之后,果然也得到了一个冰系异能一样的操控寒冰元素的天赋能力。

好看的玄幻小說 《萬界之全能至尊》-第1336章 被欺詐的傀儡讀書

Home / 玄幻小說 / 好看的玄幻小說 《萬界之全能至尊》-第1336章 被欺詐的傀儡讀書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說推薦萬界之全能至尊万界之全能至尊
【抱歉,暂别阅读】
【本章还差3000字修改】
【请4小时后再来修正】
………………
…………
……
是的。
修拉尔之前所经历的、那些让他意气风发的美好经历,实际上都是错觉,是虚假的。
活在虚假经历里的他,击败了梅菲斯,立下了大功劳,成为了前途无量的新一代八翼天使长;然而现实中的他,其实从一开始就并没有脱离危机,而是在不知不觉间,就落入了梅菲斯的掌控里。
至于修拉尔暗中发出的信仰传讯术式,实际上也根本没有起到作用,圣灵种高层那边根本就没有派遣强者过来增援。
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受到信仰传讯术式的消息。这并不是说,信仰传讯术式出了问题或者没有效果,而是从始至终,修拉尔其实就根本没有发动过信仰传讯术式!
“权能的力量,还真是好用,哪怕只是残缺的权能,也不是真神境之下的凡物可以随便抵抗的。”
看着面前一脸呆滞的修拉尔,梅菲斯感受了一下自己灵魂之中寄宿着的那一枚正在散发着淡淡奇光的神格碎片,啧啧称奇。
虽然之前就已经多次尝试过了这枚『欺诈』神格碎片的力量,但看着它如此轻易地就将一位大天使的所有感觉蒙蔽,还是不禁有些感慨。
此刻的修拉尔,在『欺诈神格碎片的权能影响下,他所有的精神思维都被囚禁在了虚假的幻境里,不仅仅是无法再感知到外界真实的一切情报信息,甚至就连对时间的概念感官都被欺骗得模糊化了。
这才导致了他在虚假的幻境里明明渡过了那么长的时间,现实里实际上仅仅只是过去了短短几秒罢了,而他却还对此丝毫都没有察觉到异样。
就连超凡者那一向都无比敏锐的预警直觉,这一次也没有了丝毫作用。
可以说,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梅菲斯哪怕直接动手拧断了修拉尔的脑袋,将他的身体剁碎了喂给魔物、灵魂抽出来直接吞噬掉,修拉尔很可能也不会察觉到丝毫的异样,只会在虚假的幻境之中无知无觉地死去。
如果是像古德米拉和安洁丽可那样的八翼天使长级别的强者,掌握了一鳞半爪的法理概念的奥义之力,虽然面对真神的权能攻击时依然会非常无力,但至少,他们也不至于像修拉尔这样做不出丝毫的抵抗。
可谁叫修拉尔的实力太弱了呢,才六翼大天使级别的他,实力最多也就相当于三级第六阶的水平,连法理概念奥义的门槛都没踏过去,面对法理概念奥义的最终完成体现——真神权能,会显得如此无力,其实也就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了。
同样的,因为所有的感官都被欺骗了,修拉尔自以为他已经发动了信仰传讯术式,但实际上,他这样的判断同样也是被欺骗了的结果,真实情况是他从始至终都未曾发动过那个术式才对。
老实讲,如果让修拉尔成功发动了那个信仰传讯术式的话,那梅菲斯还真会感到有几分头疼。
“好了,差不多也该进入下一步了。”
……
…………
………………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
………………
…………
……
而且,修拉尔对于梅菲斯还生出了极深的忌惮。
他之所以敢追出来,除了不想舍弃追随了自己多年的忠心下属之外,也是因为他觉得,哪怕出现再危险的情况,大不了就是自杀,主动回归圣灵殿等待复活罢了。
既然都有着复活作为后路了,修拉尔如果不尝试一下的话,实在很难甘心。而且既然明摆着有阴谋,那就意味着暗中还藏着敌人,修拉尔觉得与其让其继续藏在暗处,不如主动将其引出来。
但现在,梅菲斯所表现出来的那个古怪的能力实在诡异,竟然连已经成长到大天使级别的亚伦都能够控制住,让其乖乖地任由魔种之力侵蚀魔化堕落。
修拉尔不知道,如果梅菲斯将那个能力用在他的身上,他能不能扛得住。要是扛不住的话,他难道会像亚伦一样
因此,修拉尔觉得,自己恐怕应该真的放弃解救亚伦的想法,先想想该怎么自救了。
‘还好,我这边对此也并非是真的就毫无准备。’
内心里浮现出了这个念头,修拉尔不再犹豫,直接发动了早就在身上准备好了的一个传讯术式。
为了防止被梅菲斯阻拦,这个传讯术式的信息,并非是以常规的灵力作为媒介发动,而是以信仰之力构建的无形网络作为媒介传递信息的。
当然,信仰之力本身并不如「子机网络」那么便捷,没有可以自由随意地传递讯息的效果,但如果事先就刻录好了相关术式作为桥梁通道,再以信仰之力作为信号的话,想要在预防被敌人拦截干扰的前提下实现一定范围内的指定通讯效果,那姑且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修拉尔的这一次行动也不全是鲁莽任性之举,实际上也是经过了一番考虑的。
星图殿那边一直在搜寻恶魔种这次派来的潜入者,然而对方却明显拥有着极为高明的潜藏之术,就连「天堂界图」的侦测都能躲避,让圣灵种的高层们对此十分重视。
而根据观察和侦测,刚才在天门岛那边的战场上,所出现的恶魔种和魔物,虽然实力还不错,但全都不具备能够躲避星图殿的「天堂界图」的侦测的能力。
在如今梅菲斯已经不再使用『欺诈』神格碎片的权能去遮蔽其余恶魔种的情报信息的情况下,那些临时培育出来的恶魔种和魔物们,在面对「天堂界图」的侦测时几乎是不设防的。
星图殿很轻易地就确定了,引起了天堂位面如今动乱局势的那个潜入进来的罪魁祸首,并未出现在已经现身的那些恶魔大军和魔物之中。
此人根基深厚 一伤二十八
哪怕这一次圣灵种们消灭了这一支恶魔大军,但如果任由罪魁祸首继续躲在暗处偷偷摸摸地进行阴谋的话,那也不是一件好事。
因此,在意识到亚伦被劫走很可能是一个阴谋陷阱的时候,修拉尔也依旧追了上来。除了想救人之外,他其实也是想要尝试一下,或许可以借此机会顺势揪出那个躲在暗处的幕后黑手。
而暗中提前准备好的信仰通讯术式,也是因为修拉尔很清楚,就算他运气好地真的撞见了幕后黑手,但很可能也无法击败对方,反而会让自身陷入危机。
虽然做出了这样的考虑,但事实上,修拉尔这一次还真的是独自一人追出来的,圣灵种高层们并没有安排其他的强者暗中跟随着他。
因为,修拉尔对幕后黑手的考虑虽然具备着不低的可能性,但毕竟如今圣灵种驻守在天堂位面内的人手还是有些欠缺,面对梅菲斯搞出来的这一支大军,圣灵种一方需要尽快以雷霆之势将其扑灭,可用的兵力就必须尽量用在需要的地方。
与其让那些数量不多的强者尾随着修拉尔给他提供后援,还不如投入到战场那边尽可能地击杀敌人。
而像安洁丽可和古德米拉这样的高层战力,都有着自己重要的职责,比如镇守像至高大教堂和星图殿这样的重要区域,他们是不能在没有明确目标的情况下轻易离开自己的岗位的。
否则,若是轻易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类的计谋,导致了己方的星图殿、圣灵殿之类的重要位置失守被敌人攻破摧毁,那对整个圣灵种来说才是最为糟糕的结果!
而如今,修拉尔也算是达成了自己最开始谋划的目的之一。以梅菲斯的身份,堂堂一位准神级的魔神祭司,跟那些杂兵完全不是同一档次的,必然就是这一次恶魔种派出来潜入天堂位面搞阴谋的幕后黑手了,或者,至少也是其中之一。
像这样的大人物,份量绝对是已经足够让圣灵种一方的那些顶尖的高层战力出手了。
确认了自己已经将术式的讯息发送出去了之后,修拉尔顿时就放下了心来。
接下来他所要做的,便是尽量拖延时间地活下去,并确保将梅菲斯的踪迹给死死盯紧了,在这过程里等待圣灵种一方的顶尖强者过来增援。
这并不需要太久的时间。
这里毕竟是天堂位面,是圣灵种经营了上万年的大本营。像梅菲斯这样的外敌在天堂位面里行动会受到来自于整片位面的压制和排斥。
就连撕开虚空进行远距离跳跃,这样的原本对他这样的准神级强者来说犹如家常便饭一样的行为,如今在天堂位面内做起来就会变得极为吃力,因为位面内的空间本身就会抗拒他。
而圣灵种这一边,则是正好与之相反。
只要捕获到了梅菲斯的具体位置,圣灵种一方的强者在享受着位面主场增益的情况下,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以比平时在外界的时候更为轻松的方式打开空间通道,隔着成千上万里的遥远距离迅速地直接空降过来。
其行动之迅速,甚至都不会给梅菲斯反应过来逃走的机会!
接下来的发展,确实也如同修拉尔所预料的一样,在暗中激发了预设好的信仰传讯术式之后,连五秒的时间都不到,他头顶上方的虚空就骤然洞开了一扇门扉。
然后,足足三个背负着八片光翼、气息极为恐怖的天使长便从中飞了出来,一现身便立刻锁定了梅菲斯的位置,朝他发起了雷霆般的强悍攻势。
那三位天使长之中为首的,竟然是传闻中上千年都不曾踏出天空岛一步的最高位天使长,安洁丽可大人。
“你做的很好,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最高位天使长朝着修拉尔展露出了一个绝美的笑颜,随后俏脸冰寒地看向了梅菲斯,玉手抬起,足以毁天灭地的神术毫不犹豫地轰然砸下。
在修拉尔的注视下,梅菲斯的脸色骤然变了,原本的淡定从容之色直接崩塌,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惊愕,似乎是没想到天堂一方的强者会来得这么快。
随后,这位脸色变得无比狰狞的魔神祭司咆哮着释放出了无尽的漆黑阴影,与砸下的圣光神术对撞到了一起,天地间都仿佛失去了其他所有色彩一般。
准神级强者的交战,哪怕只是余波,也不是修拉尔这个层次可以承受的。他很有自知之明地退后,跟从空间门扉里随后飞出的十多名大天使一起,很快就斩杀了那两个原本围攻自己的大恶魔,然后带着被制服的距离彻底魔化堕落仅有一步之遥的亚伦脱离了几名天使长和魔神祭司之间的战场,穿过空间门扉回到了天空岛。
随后,借助圣灵殿里的仿圣杯之力,修拉尔耗费了一些时间,成功地将还未彻底魔化堕落的亚伦解救了回来。
刚离开圣灵殿的他,正好见到了大胜归来的安洁丽可大人,从其中得知了梅菲斯已经陨落在她手上的好消息。
随后,解决了幕后黑手的圣灵种高层们一鼓作气地加大力度,很快就扑灭了天门岛那边的残余恶魔军团,天堂位面内部由此而再度恢复了啪平静。
修拉尔本身也因为此战有功,而得到了圣灵种高层们的赏识,由安洁丽可亲自赐福,获得了更高层次的洗礼机会,一举借此提升了自己的等阶,成为了一名新的八翼级天使长。
……
“哎呀呀,这小子,看样子梦到了什么好事啊。”
现实中,梅菲斯走到了不知何时呆立着不动的修拉尔的面前,打量了一下他那脸上浮现出来的淡淡笑意,嘴角渐渐挂起了一抹透着戏谑和嘲讽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