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詭異入侵 起點-第0363章 道德綁架?熱推

Home / 玄幻小說 / 熱門都市小說 詭異入侵 起點-第0363章 道德綁架?熱推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自从上次被误抓之后,孙斌经历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之后,心智显然受到了磨砺,身上的那种书生气少了许多,整个人明显务实了很多。
像这种琐碎的家事,以前他必然是羞于启齿,更别说被这么多人围观。可如今,面对这么多人,他的心态极为坦然,所谓文化人的面子,也不再是他主要考量的东西了。
“孙斌,你的良心都叫狗给吃了吗?你让老娘没活路,老娘跟你拼啦!”
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显然得到了真传。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嘴里嗷嗷叫着,披头散发,张牙舞爪朝孙斌扑了过去。
这是要现场跟老孙开撕的节奏。
这女人很聪明,如果孙斌这时候敢动她一下,她就躺在地上耍赖,哭天抢地。只要坐实孙斌男人打女人的名头,自然就夺回主动权了。
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却不妨斜地里杀出一个意外。
孙斌身后,一道小小的身影冲了出来,一把护在孙斌跟前,一双小手臂打开,拦在前头。
赫然是夏夏。
夏夏长开手臂,绷着小脸,几乎是冲着她母亲吼道:“不许欺负我爸爸!”
亲生闺女挡在前头,让这个女人有点猝不及防。
架势已经摆足,这时候要是被女儿给搅和了,这戏还怎么做下去?
“你个小没良心的,这时候还护住这个老没良心的?你们老孙家没有一个好东西。给我起开!”
“我不!”夏夏坚毅地昂着小脑袋,小脸上布满了愤怒,“我就不许你欺负爸爸!”
“死丫头,老娘怀胎十月生了你,到头来倒是养了头白眼狼?滚开!”
夏夏急得眼泪直往下掉,可小脑袋还是非常坚决地摇动,看架势是绝对不会让开的。
“妈,我求求你,别欺负我爸了好吗?以前你天天骂他欺负他,现在你们都离婚了,还不肯放过他吗?”
别看夏夏小,这话却说得很有条理。
很多孙斌的同事都暗暗点头,想想也是啊,孙老师结婚这些年,好像真是过得很窝囊。
他们家几乎是三天一小骂,五天一大骂,唠叨更是天天不打烊。
即便是很多原先听了这女人片面之词,觉得孙斌不厚道的女同事,这时候态度也有所扭转了。
从现场种种行为看,这个女人带着一群社会不良分子,离了婚还来前夫家闹事,的确不像省油的灯。
眼看夏夏这么个小女孩,都知道维护爸爸,那事实就真的很明显了。
一般孩子都会更偏向于母亲一些,若不是母亲太过分,夏夏怎么会如此偏向父亲?
那女人显然已经杀红了眼,眼见女儿小小年纪,居然也编排自己,护着她爹,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扬起手掌就是一耳光呼过去。
自来虎毒不食子,谁也料不到这女人会忽然如此暴虐,竟冲着自己女儿下手。
啪!
一巴掌实打实呼在夏夏脸上,竟留下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孙斌见状,顿时炸了。
女儿是他心尖尖上的肉,这一巴掌呼在女儿脸上,简直比呼在他脸上还要疼十倍。
“疯狗,你简直是疯狗!”孙斌彻底被激怒,撸起袖子就要上去揪打。
“爸爸,爸爸,你别打她,你别打她。”夏夏努力忍住哭,转身拦住暴走的孙斌,不让父母相残。
那女人见夏夏转身,以为机会到来,双手就要去薅孙斌的头发。
“够了!”
茅豆豆完全看不下去,上前轻轻一推,将那女人推开。
“我要不是看你是个长辈,真想呼你几个大嘴巴。还要不要点脸啊?你都跟孙老师离婚了,存款都被你霸占了,房子也到你名下了,孙老师净身出户,你还有什么碧莲来闹?”
“也就是孙老师厚道,不然像你这样的米虫,有啥资格让孙老师净身出户?求求你做个人吧,你不做人,你女儿以后还要做人啊。”
还真看不出来,茅豆豆这番话居然十分得体,有理有据,让那女人完全反驳不了。
那女人被茅豆豆推开,又看到自家表哥哼哼唧唧在一旁装死,知道今天的事彻底没指望了,更是哭天抢地,一屁股坐倒在地,拍着大腿哭了起来。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討論-第0363章 道德綁架?展示
“我现在走投无路,饭都快吃不上了,家里两个老的都快饿得下不了床。就算离婚,我还是孩子的妈,他们还是孩子的外公外婆吧?你这个没良心的就忍心看着我们活活饿死?”
打不过,闹不过,这女人索性装可怜卖惨博同情。
还别说,这一招还真有点用。
孙斌铁青着脸:“你有手有脚,不会去工作赚钱?离婚几十万存款都归你,家里仅有一套小房子也归你。要不是这集体宿舍是学校的,估计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你说说,你还想怎样?还要我怎样?你还有脸说是孩子的妈?你出抚养费了吗?都离婚了,你父母饿得下不了床也是我的错?他们好歹也下了两个崽,难道还要指望我一个外人去帮你们抚养父母不成?”
“我没钱,我弟也没钱,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女儿的外公外婆饿死?”
这逻辑,在场这些人都有点听不下去了。
从没听说过离婚了,还理直气壮要前夫给钱糊口的,更没听说过理直气壮要前夫帮她赡养父母的。
一句我没钱,我弟也没钱就可以道德绑架了?
“你没钱?几十万你分分钟给你弟买房,你说你没钱?你弟有钱在大城市买房,却没钱给父母填饱肚子?”孙斌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我上有老,下有小,就这么一份死工资,难道还要替你赡养父母不成?我没有那么博爱。”
现场许多同事都暗暗摇头。
事情始末总算是水落石出了。
原先对孙斌有看法的一些同事,此刻也陷入无语。原来孙老师牺牲这么大,存款房子都给女方,到头来这女人还不满足,居然还有脸来闹!
原本对这女人的同情心,统统化为憎恨。
“孙老师,好样的。”
“是啊,也就孙老师,换我真做不到净身出户。”
“可不是嘛!都这样了,还有脸来闹?真以为孙老师是慈善机构啊。”
“就是就是,都离婚了,那就是两家人。谁还能给别人赡养父母啊?老无所依,那是儿女不孝,跟外人有什么关系?真是奇了怪了!”
江跃走上去,轻轻擦了擦夏夏的眼泪。
“孙老师,上楼吧,有些事咱们守住底线,问心无愧就好。这年头,同情心也不能白给。”
孙斌面色稍稍有些缓和,心疼地抚摸着女儿的脸颊。
“疼吗?”
夏夏其实有点疼,但还是懂事地摇摇头:“不疼。”
孙斌眼圈一红,鄙夷地瞥了那个女人一眼,恨恨道:“你这一把年纪都活在狗身上了,还不如几岁大的孩子。”
就在这时,校领导才姗姗来迟,还带着学校的保安。
按说,这种家事,校领导确实也不好管。不过像那横肉壮汉一伙,明显是社会混混,这种人进校园显然是不合适的。
几个保安一点都不客气,也不管那伙人有没有受伤,就跟拖死狗一样,一个个拖出校门。
对待女人,保安倒是没有那么粗暴,不过态度上也很坚决。勒令她立刻离开,否则别怪他们动用手段。
她撒泼耍赖,也就是针对孙斌,因为孙斌是文化人,容易吃这一套。
可五大三粗的保安,跟她没有瓜葛,完全不吃这一套。
她要是敢耍泼上手抓挠,人家真不会客气。
校领导本来想批评孙斌几句,可眼睛一扫发现江跃、韩晶晶和李玥等人都在孙斌跟前,一副很是关心的样子,到嘴边的话还是吞了回去,反而摆出一脸关切和善的样子。
“孙老师,你也别有心理负担,于情于理这个事你都没错。像这种情况,校方今后也会加强校园安保,尽量杜绝社会人士轻易进入校园。”
孙斌本来已经做好了迎接校领导疾风骤雨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领导居然能说出这么暖心窝子的话来。
愕然之下,他看到校领导挂着微笑的眼神,在江跃和韩晶晶身上转来转去,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
敢情,到头来自己没挨批,反而得到校领导的安慰,又是蹭了这几个学生的光啊。
“你们几位同学也很好嘛,敢于和社会上的不良行为做斗争,不愧是咱们扬帆中学的楷模。”
江跃和韩晶晶都是微笑以待,茅豆豆却大为受用,脸上的青春痘都似乎更增了几分光彩。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这么露脸,头一回被校领导当面表扬啊。
校领导走了之后,孙斌请几个学生上楼坐。
茅豆豆再次提议去大兵菜馆聚餐,后来赶到的童迪却道:“大兵菜馆今天没开门,听说,昨晚地震,他们家有人没了。”
茅豆豆顿时苦恼不已。
孙斌道:“今天多亏你们帮老师解围,要不还是老师亲自下厨,给你们烧几个菜,在家里坐坐。”
“孙老师,明天我姐要去军方报到,今天的晚饭,我真得回家陪陪她。”
小姑一家去了盘石岭,三狗回行动局报到了。
眼下就他们姐弟二人。今晚无论如何不能让姐姐一个人孤零零吃晚饭。
韩晶晶闻言一怔:“影姐姐明天就去报到了?不是还有两天么?那我得去送送她,跟她道个别呢。”
“临时更改的,我也是中午才知道。”
茅豆豆忽然道:“跃哥,我听说你现在住大豪宅,独栋别墅,可洋气了。你新月港湾的家,我是去过。这大豪宅,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识见识啊?”
童迪也附和道:“道子巷别墅,听说是星城一等富贵之地,有钱有权都未必住得进去!我也想去见识见识!”
江跃见大伙兴致都很高,笑道:“捡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去。”
“太好了,去,一块去,现在就走!”茅豆豆是最积极的。
“小玥玥,可不许说不去。”茅豆豆兴奋对李玥道。
李玥被众人眼光聚焦,顿感有些局促,但还是点了点头。
“江跃哥哥,夏夏也想去。”小夏夏弱弱地说道。
“去啊,孙老师也去。”茅豆豆兴奋如狗。
老孙是个比较讲人情世故的人,搓搓手,有些不确定地问:“江跃,你姐在家,这么多人涌过去,会不会不方便?”
毕竟人家明天要去军方报到,一家子团聚的时候,外人多了合适么?
江跃一笑:“孙老师,我姐最爱热闹,这么多人去,她指定更高兴。”
童肥肥心细,走到江跃跟前,低声问道:“班长,要不要叫上侠伟?”
自从几次体测之后,分了甲乙丙丁四个专属班后,他们这个小圈子被迫打散。其中王侠伟没有觉醒,留在了老孙班里。
算是没跟上大伙的步伐。
因此,当初一个宿舍,算是很亲密的兄弟,多多少少有些疏远。
这倒不是江跃故意疏远,他这段时间确实也没怎么来学校。
倒是王侠伟自己,可能心里头多少有些自卑,加上性格内敛,没有主动往他们这边凑。
一来二去,倒是显得有些生疏了。
“我去叫他。”江跃点头。
王侠伟这个人,他不像茅豆豆那么夸张,也没有死去的老于那么多小心思,整体来说是个单纯本分的家伙,不争不闹,与人为善,从不夸夸其他,但若朋友需要他的时候,他永远会出现在你身边的那种。
见到江跃,王侠伟显然有些意外。听说邀请他去江跃家做客,一开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茅豆豆和童迪勾肩搭背一番说笑,他的心理包袱也就卸下来了。
一个小时后,一伙人来到了道子巷别墅。
从大门一路走到9号别墅,茅豆豆一路啧啧赞叹,不住夸赞。
“行啊,跃哥,不知不觉,日子过得这么壕了!可怜兄弟们还挤在那十几平米的集体宿舍啊。”
童迪和王侠伟同样是心头震撼的,只不过他们不会表现得那么夸张。
韩晶晶见怪不怪,倒是李玥,始终平静,仿佛不管是乡下土房,还是道子巷别墅,富贵贫贱,于她眼里都无区别,不足以产生波澜。
“咦?”童迪忽然停住了脚步,站在一棵古树下,也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看上去神情有些古怪,怔怔发呆。
江跃见童迪神情有异,想起了之前童迪说起他的异能,心中也是一动。

精彩小說 詭異入侵 ptt-第0259章 童肥肥的異能展示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彩小說 詭異入侵 ptt-第0259章 童肥肥的異能展示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杜一峰好像永远有听不完的小道消息。
最重要的是,他眼下说的这个小道消息之前一直不说,直到江跃来了才说出来。
这说明什么?
说明杜一峰对江跃以外的人,压根没有信心啊。
要说星城一中,这些年来一直都在跟扬帆中学较劲。诡异时代之前,抢生源,比升学率,比考上名牌大学的数目,比教研成果,比论文多寡……
甚至连女老师的质量私底下都要比。
所以,星城一中这时候下战书,虽然有些怪怪的,却没让大家觉得很意外。
韩晶晶这几天也很少来学校,对学校发生的事也未能及时掌握。
听了杜一峰的话,韩晶晶撇撇嘴:“星城一中最近看来是真膨胀了啊。”
下战书这种事,星城一中是经常干的。
当初田径队,篮球队,足球队,都给扬帆中学下过战书。
当然,多数时候,扬帆中学都会把星城一中摁在地上摩擦。
毕竟,这些年,星城一中不管是生源质量,还是招生规模上,都被星城一中稳压一头。
杜一峰道:“也不怪人家一中膨胀,一中从京城回来的那位天才调门很高,听说是他倒逼一中校方。”
天才总有些脾气的。
一中好不容易挖了个天才,自然要顺着天才的意思。
不然人家干嘛一定要待在一中,别的学校难道就不香么?
“说的就是那个测试220%强度的么?”
“就是他啊,不然的话,一中自己本校那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哪来的胆量叫嚣咱们扬帆中学?”
“这么嚣张,叫什么名字?”韩晶晶蹙眉问道。
“不太清楚,好像姓吴还是啥。”
“吴定超。”江跃忽然道。
“咦?老大你怎么知道?打听过?”茅豆豆惊讶无比。
“前两天听别人提过一嘴。”江跃含含糊糊道。
谁都想不到,江跃知道吴定超这个名字,是在闹鬼的银渊公寓里,是那位萧子健嘴里听到的。
而且,当时萧子健说吴定超的时候,江跃还顺便躺了好几枪。
“吴定超,吾定超,这意思是一定要超过咱们扬帆中学?”有人牵强附会地解读起这个名字。
“狗屁!取个名字就能超过咱们扬帆中学,老子要是改名茅镇星,岂非可以镇压整个星城?”茅豆豆叫嚷起来。
他本身就是天不服,地不服的性格。
“豆豆,你特么就少说两句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咱们扬帆中学扛把子呢!”有人揶揄道。
“是啊,真要跟一中干,也到不了你这啊。”
茅豆豆翻一个白眼:“轮不到老子,难道还能轮到你们两个废柴?谁不知道,扬帆中学扛把子,那就是我跃哥,社会我跃哥,人狠话不多。”
江跃顿时一阵无语:“说了半天,战书在哪呢?”
杜一峰道:“应该还在校方高层那里,要不找高翊老师问问?”
“算了,我先去看看童迪。你们先聊着。”
大家说到战书的时候,江跃附和几句,这种鸡毛蒜皮的意气之争,在他眼里压根算不得什么大事,跟小屁孩玩泥巴差不多。
童迪居然瘦了。
这是江跃没想到的,遭一场变故,整个人居然瘦了一圈。
童迪显然也知道是江跃救了他,见到江跃时,也分外亲近,拉着江跃就往外走。
夏日的小雨
“肥肥,你这是要拉我去哪啊?”
“班长,咱们找个偏僻的地方说去,这里人多。”
童肥肥虽然也很逗比,但他的性格跟茅豆豆不同。茅豆豆有些举动明显无厘头,未必有什么深意。
可童肥肥如果这么做,肯定是有事。
两人走到宿舍后面那片空地上,还是那棵老榕树,那条小路上。
这一带来的人一向不多,尤其是最近各种诡异传闻甚嚣尘上,大家对相对偏一些的地段,都是避之唯恐不及。
加上今天走读生很多不来学校,住宿生也有一部分逃离。以至于整个校园相对平时萧瑟多了。
“班长,你相信特异功能吗?”童肥肥认真地问道。
如果是以前,江跃肯定会摇头表示不信。
不过眼下经历了这么多诡异事件,他江跃本人,就是一个特异功能的代表,自然不可能昧着良心说不信。
“肥肥,诡异时代来临,你说的特异功能,肯定是存在的。就好比你那对耳机,其实就是一种诅咒……”
“我知道,我知道。我要说的不是耳机这件事。”童迪连连点头,“我是说,我好像有特意功能了。”
“啊?”江跃惊讶,“什么特意功能?”
童迪本身是觉醒者,难道进一步觉醒,获得了别的天赋技能?
“我能跟这棵老榕树交流。”童迪靠在老榕树下,口气无比认真。
“我能听懂它的意思,而且它也能接收到我的脑电波,我们能够形成意识交流。”
意识交流?一个人和一棵树?
这听起来咋那么神奇呢。
考虑到童迪喜欢看小说,这该不会是小说看多了,自己脑补出来的技能吧?
见江跃将信将疑,童迪忙道:“班长,你不信我吗?”
江跃苦笑道:“我不是不信,我是好奇,你们是怎么交流的?你怎么证明你们之间有交流?”
“它说,它说我是超凡者,是个强大的精神念师。”
好吧,越说越像小说情节了。不过也亏得是江跃,他并没打击童迪,反而颇为好奇。
“肥肥,你说的这些,别人肯定未必信,只要你拿出证据,我肯定信。”
“好,那你等着。”
童迪说着,靠在老榕树上,缓缓闭上眼睛,仿佛要进入冥想状态。
片刻后,童迪开口道:“请你挥舞树枝,连续六次。”
童迪话音落下,江跃好奇地抬头看。
这老榕树枝繁叶茂,树枝竟真的舞动起来。这种舞动不是风出过来那种自然起舞,而是非常刻意,像是人类挥舞手臂一样,幅度不小,连续舞动起来。
不多不少,正好六次。
有趣了!
恶魔雇佣兵之真实世界 稀里糊涂度春秋
这回还真不由得江跃不信。
“请落十片树叶,落在我同学跟前。”
此刻的童迪,便像一个得道之士,言出法随,那榕树晃动起来,一片片树叶竟真的飘落下来。
一片一片落在江跃面前。
一片,两片,三片……
不多也不少,又是正好十片。
好家伙!
这还真是神了。这可不仅仅是和老榕树沟通,甚至还能操控老榕树啊。这是什么神奇技能?
“怎么样?”童迪睁开眼来,面上有些得色,朝江跃扬着脑袋。
“服了,服了。”江跃竖起大拇指,“肥肥,看来你是真觉醒了,而且不单单是肉身的觉醒,还伴随天赋技能啊。”
“班长,这就是技能吗?这么说,我是真正的超凡者?”
“妥妥的!”江跃非常肯定地点头,“别的植物,你能沟通吗?”
“我试过了,不行……”童迪沮丧地摇摇头,“除了这棵老榕树外,其他的植物都不行。”
“你也别急,说不定这才是刚刚觉醒的技能,级别还不够。以后慢慢变强,也许一块石头都能沟通呢?再说了,你跟这老榕树感情好啊,说不定你们早就形成了默契,培养了亲和度,所以你第一个可以沟通的就是它。”
要说童肥肥跟这老榕树是真的关系很好,经常一个人坐在树下看小说,一看就是大半天。
“班长,还是你靠谱。我要是跟其他说这个事,他们多半以为我是神经病。”
“不不不,肥肥,你一定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这就是你的天赋,是诡异时代给你打开的窗口,绝不要因为别人的看法改变你自己,一定要深耕,要挖掘这个技能,让它成为你的资本,强大的资本。”
到底是班长,是童迪最信任的人。
江跃这一席话,对童迪的鼓舞极大。
童迪一双细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散发着欣喜狂热的光芒。
“班长,还有一件事……”
“哦?”
“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什么?”
“我梦到……我梦到世界上出现了很多怪物,我们人类被这些怪物到处追杀,到处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到最后,我们剩下的人类,都不足现在的三成……”
江跃叹道:“未来,这可能不仅仅是个梦,也许会成为现实。”
“不过,童迪,不管这是不是个梦,外头都千万不能说。”
童迪面色凝重点点头:“我知道的。”
“你还梦到什么?”
“我梦到七螺山。”
“七螺山怎么了?”
“我梦到七螺山变高了,那里出现了很多奇怪生物,都是地球没有的物种。七螺山其中一座山峰深处,有一个巨大的虫卵,通体姿色,每到夜间,就会散发着刺目的紫光,冲天而起。”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但是这个梦好像很奇怪,只要我闭上眼睛去联想,这个梦就好像会自动续上,在我脑海里反复出现那些画面。而且给出的提示好像很危险,是个大凶之兆。”
梦多次出现,这种事江跃其实也遇到过。
同样的一个梦,梦里的场景多次出现,科学解释不了,但很多人都会遇到这种状况。
可是从童肥肥嘴里说出,此刻却显得极为诡异。
想了片刻,江跃叹一口气:“算了,这些事,你也别对别人说,自己知道就好。有什么新的发现,随时告诉我。对了,昨天我提醒你们囤积一些食物,你有没有囤?”
“有的有的,要说囤食,我可比多数人积极多啦。不然你以为我这身肥肉是怎样来的?”
“囤了就好。”江跃笑了笑,“我顺道去孙老师家看看,你去吗?”
“好啊。我去,我当然去。”
童迪一边走,一边慨叹,“讲真,虽然我是进了专属班,可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那里的氛围。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孙老师那个班没有散,大家都开开心心的,一直到毕业。”
老孙那个班,要说班级氛围,那是没说的。
江跃的意外到访,让孙斌颇感意外。
“孙老师,现在班里什么情况?”
孙斌苦笑道:“我当了这么多年老师,今年算是长见识了。马上就要高考,一个高考班,请假的请假,旷课的旷课,离开的离开,学生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你说这叫什么事?”
“世道如此,这也不是您的错,每个班情况应该都差不多吧?”
“唉!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孙斌感慨。
“孙老师,今后这只怕是常态,而且可能会越来越严重。除了适应,还是适应。”
“道理我知道,这心里头还是觉得伤感。对了,江跃,你不是说在老家么?怎么回来的?”
跟老孙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说了。
“好小子,专机接送,你行啊。”
“孙老师,昨天让你囤物资,看来你囤了不少啊。”江跃看着这半屋子都是各种食物和物资。
“别人的话我可以不听,你小子的话,我现在能不信?幸好我行动早,执行力坚决。听说到了后面,超市被抢购一空。”
江跃心中暗暗叹气,现在道路损坏,物流必然受到极大影响。各种物资的流通不畅快,许多地方必然要出现物资紧缺的局面。
星城只怕也难独善其身。
当然,这些事情轮不到江跃操心。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童迪却忽然道:“孙老师,你这门锁,只能防君子,不能防小人啊。照我看,得加固。”
老孙住的地方,是学校的教职工宿舍,门只是普通的木门,锁也只是普通的老式牛头锁,这玩意,一个成年人都能直接撞开。
江跃深以为然,点头道:“确实应该加固,还得有些防身的玩意。这年头,防人之心不可无。”
“肥肥,你跟豆豆都在学校,自己平时小心点,有事没事多来孙老师这里转转,也就几步路。”
神脉 北草春生
学生宿舍楼跟教职工宿舍楼离得不远,几十米路,那边大声疾呼,这边必能听到。
“放心,谁要是不长眼敢打孙老师的主意,我童肥肥一定打断他的腿,然后再让茅豆豆用他十九长矛爆他菊花……”
老孙万没想到一向老实的童迪,竟然说话这么雷人。

5qkpq精华玄幻小說 詭異入侵 起點-第0257章  董家有女初長成熱推-24in4

Home / 玄幻小說 / 5qkpq精华玄幻小說 詭異入侵 起點-第0257章  董家有女初長成熱推-24in4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董蓝,董青,对吧?”江跃打量着这两个半大孩子,“你们的爸爸刚才让你们跟着我,你们有什么想法?”
“你是谁?我爸刚才说的不是你。”董蓝是姐姐,年纪大两岁,看着更机灵也更乖巧,狐疑地打量着江跃。
单从外观上,江跃给小姑娘的印象无疑是极好的。帅气阳光,看着就让人感到极为安全的大哥哥。
可是,爸爸刚才托付的人,明明是个大叔。
“别看了,刚才那个也是我。准确地说,是我假扮的。”江跃故意用柳大师的声音强调了一句。
姐弟俩离开认出了这个声音,都是吃惊无比,好奇地盯着江跃看,居然也不认生。
“那你到底是大叔,还是大哥哥呢?”董蓝眨巴着那双明亮的大眼睛。
这时候,江跃才有时间仔细打量老董这俩孩子。
现在的孩子普遍发育早,姐姐董蓝已然是个豆蔻少女,十二岁的年纪,已经是超过一米六五的身高。
不管是身材还是五官,都已经摆脱了稚气,更接近一个靓丽可人的青春少女。
这孩子给江跃的第一印象,便是那清澈如湖水一样的眼神,干净纯澈,显示出其内心的单纯善良。
江跃暗暗惊讶,想不到老董那样的杀人犯,竟能培养出如此纯净的孩子。
弟弟董青,眉目之间有几分像老董,眼神里头明显更叛逆一些,对江跃隐隐还有一些不信任。
显然,最近这一系列的遭遇,让这孩子心理蒙上了阴影,对一切陌生的人,陌生的事物,本能存在着一些戒备提防。
“大叔?大哥哥?”董蓝踮了踮脚跟,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掌,在江跃眼前晃了晃。
江跃笑道:“你想怎么叫都行。我有个弟弟,跟你们差不多大。”
董蓝想了想,脚尖轻轻点着地面,仿佛在自言自语:“那还是叫你大哥哥吧。”
董青却撇撇嘴:“我才不叫。”
姐弟俩明显出现了分歧。
明显可以看出,这对姐弟日常的相处状态。
弟弟任性,姐姐随和。弟弟叛逆,姐姐迁就。
这大概也是老董先前反复交代董蓝要照顾好弟弟的原因,老董对自己孩子的情况,显然非常了解。
董蓝有些歉疚地看着江跃,表情乖巧得让人心疼。
终究是大一些,更懂事一些。她很清楚,这时候不是弟弟任性的时候,真要惹恼了眼前这个大哥哥,人家撒手不理,他们姐弟二人根本无路可走。
如果再落到那批凶神恶煞的人手中,就像爸爸说的那样,肯定是万劫不复,一辈子都别想翻身。
想到先前爸爸那严厉的口气,董蓝心里就犯怵。
江跃当然不会跟董青这么一个小屁孩较劲。
招呼余渊道:“老余,你带他们在这等一会儿,我上去处理点事。”
子母鬼幡没有受损,可这银渊公寓一百多号鬼物,还得安顿一下。虽然这些鬼物目前已经重回它们的尸傀本体,可这种依附终究不再是正常人类。而且一旦离开子母鬼幡,这些鬼物也活不过24小时。
所以,倒是不用担心这些鬼物会失控。
文玉倩现在俨然成了这群鬼物的首脑,江跃第一个就找到她。
都市 醫 神
得知老董的下场之后,文玉倩并没有想象中的如释重负,似乎也并没有多少大仇得报的喜悦。
虽然老董是死了,可这终究是两败俱伤,又有什么值得庆贺?
“文小姐,公寓里那些无主的尸体,拜托你们处理一下。还有几个俘虏,都是柳神棍的帮凶,你们看着办吧。”
“江先生,我们知道你是个好人。子母鬼幡落在你手里,受你操控,我们也心甘情愿。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置我们?”文玉倩这个问题,其实代表的是整栋公寓楼。
“你们也是受害者,谈何处置?目前局势大乱,如果你们肯逗留在银渊公寓,不出去添乱,那就再好不过了。”
逗留在银渊公寓,就相当于软禁,失去自由。
文玉倩幽幽道:“如果这是江先生你的主意,我们肯定是要听的。不过,我们要逗留到什么时候?像我们这副鬼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这个世界还能接纳我们吗?”
准确地说,它们现在的身份很奇怪。
鬼物依附在尸傀上,看上去像人类,其实已经和人类的身体机能没有任何关系了。
可以说,是完全不同于人类的物种。
没有人类的呼吸,没有人类的体温,没有人类的心跳,没有人类的血液流通。只是保留了人类的部分思维罢了。
当然,作为尸傀,肉身又比正常人类要强悍很多。
可无论如何,终究不再是人类,人类社会还能接纳?还有他们的立足之地?
尤其是文玉倩,她的尸傀是经过分割再重组的,全身密密麻麻的线,外形奇丑无比,根本见不得人。
江跃听得出来,文玉倩的话里头,带着伤感,同时也带着一丝期盼。
哪怕不再是人类,谁都不愿意被整个世界孤立。
“文小姐,上次我应该讲过,诡异时代来临,人类不再是这个世界的唯一主宰。人类必须要学会和不同物种相处。你也别考虑什么接纳不接纳,也许在未来,你们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这个世界同样有你们的一份。”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这番话,可比那种苍白无力的安慰更有力。
如果江跃非得昧着良心说,人类完全可以接纳他们,那未免太过虚伪。正常人类世界,绝不可能接纳得了。
可江跃这么一分析,让人听着就不一样了。
根本不必担心接纳不接纳的事,未来你们同样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无需谁来接纳。
看得出来,这番话对文玉倩的鼓舞是巨大的。
“江先生,能遇到你,是我们这些人不幸中的大幸。如果让那个神棍控制我们,我们将永远只是他的杀戮工具。这是大恩大德,我们绝不相望。你放心,你要我们在银渊公寓逗留,我们绝不给你添乱。”
让文玉倩他们留在银渊公寓,也是江跃无可奈何的选择。
毕竟,他也找不到别的地方安置。
“老余,还得辛苦你在这里照拂一下。我估摸行动局很快会封锁这个地方,禁止外人进入。罗处应该有默契,不至于干扰到银渊公寓里头。”
对余渊而言,这份差事他并不抗拒,相反还特别感兴趣。
庶女华冠路 沐沐格子
和这么多鬼物打交道,这是他以前办不到的。尤其是子母鬼幡的神奇,更让他大开眼界。
江跃安排他在此看押,对他也是一种锻炼。
“江先生,请放心,我会竭尽全力。”
“记住,明面上,柳大师并没有死,也没有跟他背后的势力翻脸。如果那位占先生再来,你就是柳大师的代言人,是柳大师的助手。懂么?”
余渊自然知道江跃冒充柳大师,收服占先生的事。
微笑道:“我都明白。”
交代完毕,江跃招招手:“你们两个小家伙,跟我走吧?”
那两姐弟在角落一旁躲躲闪闪,听到江跃招呼,董蓝连连应声,同时轻轻拽着弟弟董青的胳膊,示意他要听话。
董青则似不太情愿,脚步磨蹭,显得颇为抗拒。
“董青,你不听爸爸的话吗?爸先前交待过,要你听我的,让我们听大哥哥的,你忘了?”
董蓝虽然有些急,口气却十分温和,对这个弟弟显得极有耐心。
“他不是我爸爸,他是杀人犯。杀人犯的话,有什么好听的?我不听,我不听!”董青的脾气也上来了,颇有些歇斯底里地叫嚷起来。
董蓝听到这番话,那张明媚的脸上,布满了哀伤,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
爸爸是杀人犯……
可他终究是爸爸啊。
爸爸对姐弟两人的爱,那么真,那么沉。
就算全世界都恨爸爸,董蓝也不想恨他,也不想弟弟恨他。
江跃看到董蓝投来求助的眼神,叹一口气。
“你爸的确是个混蛋,这不假。不过,就算是再混蛋,他也有可取之处。他可以为你们拼尽一切,包括付出生命。所以,全天下可以恨他骂他,你们就算不能理解他,不能原谅他,也没有必要恨他……”
“大哥哥,我爸他,他怎么样了?”董蓝其实已经隐隐猜到了父亲的下场,可还是忍不住抱有一点天真的希望。
“他已经不在了。”江跃平静道,“所以,你们想哭,就哭一顿吧。想发泄,也都发泄出来吧。”
“发泄之后,人生还得继续。如果你们不想再被那些人抓回去,最好是跟我走。”
董蓝脸色顿时苍白无比,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只觉得从小依靠的那座山轰然倒塌了,痛苦,伤心,恐惧,彷徨……种种情绪涌上心头。
董青却憋着脸,死死捏着拳头,仿佛跟谁斗气似的嘶吼道:“我不哭,我就是不哭,我绝不会再流一滴眼泪!”
江跃看得出来,姐弟俩的状态虽然截然不同,其实都是处在情绪崩溃的边缘。
许久,等他们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后,江跃才道:“对了,你们父亲在这栋楼有好几间公寓,估计你们以后也不会回来了,要不要上去看看?”
“好!”
“我不去!”
截然不同的反应。
董青嘴里说不去,可是江跃带着董蓝走进电梯时,董青还是跟了进去。
仿佛生怕江跃嘲笑他似的,冷着脸道:“我才不是去看什么公寓,我是怕你欺负我姐姐!”
董蓝轻轻拽了拽弟弟的衣角,示意他不要挑衅江跃。
江跃倒是无所谓,这种小屁孩耍小脾气,无非就是心理上过不了父亲是个杀人犯这一关。
晾着他,不搭理他,他也就歇了。
老董确实考虑得很周到,居然在那间常住公寓里,留下了一只背包,里边应该有老董留给姐弟二人的一切。
这是人家的家事,江跃倒没兴趣掺和,而是留在门外走廊等着他们。
大明官途 高月
许久,董蓝红着眼睛走了出来,董青则面无表情跟在姐姐身后。
地下停车场的车,如今都是无主之物。
江跃随便找了一只钥匙,打开一辆轿车。
“先送你们去个安全的地方。”
江跃直接驱车到星城行动局,到了地之后,江跃吩咐他们姐弟二人先别下车,等通行之后,江跃直接开到了行动三处。
到了行动三处,江跃也没让他们姐弟俩现身,而是让他们留在车上,自己去把罗处找出来。
罗处见他神神叨叨的,居然带了两个孩子过来。
“小江,怎么搞得这么神秘?”
“没办法,你们行动局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这俩孩子身份敏感,我不想他们暴露。”
“你怕他们暴露,就不该送这里来。送到行动局来,终究是要被人看到的。”罗处苦笑道。
“反正你先安置着吧,先保证他们的安全,再想想怎么安排。”
“安全问题不用担心,在我们的地盘,这一点还是有保障的。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小江,你家不是空着么?干嘛不领到你家去?”
“我还是个孩子,你忍心让我照顾俩孩子?”江跃笑问。
“得,那就先留着吧,先安排他们跟三狗一块学着?”
“就这么定了。记得叮嘱别三狗欺负人家。”江跃有点不放心。
董蓝听江跃和罗处的对话,这就等于把他们姐弟给安排了,心里明显不乐意,可这孩子乖巧,却没写在脸上,只是不舍地拉着车门。
显然,对她来说,还是江跃这个大哥哥更有安全感。罗处那张扑克脸太严肃,一点感情都没有,董蓝多少有点慌张。
“董青,你爹是个混蛋,可你有机会选择啊,你可以不做混蛋。留在行动局,学本事,以后专门收拾混蛋,你敢不敢?怕不怕?”
对付这种钻牛角尖的小屁孩,你还真不能跟他嬉皮笑脸,用点激将法效果反而好。
董青一昂头:“我才不怕。”
“那就这么愉快地定了。董蓝,你呢?”
董蓝一双似会说话的大眼睛,仿佛有千言万语藏在里头,终究还是俊脸一红,摇了摇头,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