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ptt-第一百零二章 白費勁!閲讀

Home / 歷史小說 / 优美都市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ptt-第一百零二章 白費勁!閲讀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哼!”
听到这话,吕雉扭过头去,闷哼了一声。
她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都说京城居,大不易,赌气骂街没什么问题,可要是会给楚阳带来麻烦的话,她还是愿意隐忍的。
那女人见吕雉服软,立马神气了起来。
“哟,刚才不是还挺凶的么,怎么这会就认怂了……”
女人插着腰,眼神在吕家两个头上那价值不菲的金钗上瞟了一眼,阴阳怪气道:
“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在这里显摆,我劝你们以后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吧!”
女人连珠炮似的说完一通之后,才心满意足地挽着男子的手腕准备回家,刚一转身,迎面就看到一阵肃杀的面孔。
“啊……”
女子吓得尖叫一声躲进了丈夫怀里,楚阳则面无表情地甩下一句“好狗别挡道!”,便来到了吕家姐妹身边。
“站在大门口做什么,我听说这京城的疯狗挺多,要是不小心被他们咬了一口怎么办?”
楚阳神情有些“责怪”地瞪了吕家两姐妹一眼,将从市集上带回来的零食塞在了她们手里。
“噗嗤……”
原本吕雉还因为这对夫妇的事情生者闷气,现在听到楚阳这么说,直接破功笑了出来。
吕素也在一旁捂着嘴,偷乐着。
“哇!你怎么买了这么多好吃的,还有这些东西,太好玩了!”
两个女孩叽叽喳喳地忘我讨论着,完全把旁边两人当做了空气。
“你……你骂谁是疯狗!”
那妇人听到楚阳的话,气得蹦了起来。
“谁搭腔就是谁咯……”楚阳懒得搭理这些人,直接带着姐妹俩朝自家大门口走去。
“夫君!你可要为妾身作主啊!这个天杀的压根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啊!”
妇人发疯似地哭做一团,男人则盯着楚阳的目光也变得冰冷起来。
“看来我说的话,你还没有听清楚,小子,我劝你现在就给我妇人磕头赔罪,要不然我保准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笔趣-第一百零二章 白費勁!鑒賞
“嗯?”
楚阳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对夫妇居然像狗屁膏药似的,不依不饶。
按理说他在搬家时,闹出的动静够大了,就连王森和巡捕营的人都招来了,应该不会有人过来生事才对。
难道这货是西荷的人?
那也不对呀,朝堂上发生的事情,才过去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不可能传到这边的。
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又看了几眼对方身后的宅门,才露出了一抹恍然之色。
难怪这人对自己横竖看不顺眼,原来他现在所买的宅子,和隔壁原本应该同属一家的。
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关系,这套宅子被人一劈两半,他所在的这一半,明显宽敞许多,而对方所住的宅子,却是一副愁云惨淡的模样。
原来这心病在这呢!
楚阳心里不由一阵冷笑,你自己无能,守不住家业,现在却怪别人买下了你的祖宅,这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
他将一旁的牙人招了过来,当着男人的面说道:
“我还以为这是什么风水宝地呢,现在仔细一瞧,妥妥的凶宅啊!这可不行,你去替我找些人来,我要将这里重新动土一番!”
“啊?楚大人,您这是……”
原本牙人不愿意趟这趟浑水,但是在见识到楚阳的凶悍之后,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愛下-第一百零二章 白費勁!看書
要知道,这座宅子可算是附近顶好的房子之一了,不管是布局,还是家具,都已经是大秦最顶尖的存在。
这位现在却要将这里改一个面目全非,这不是胡闹么!
“怎么,你看不出来?”楚阳瞥了对面男子一眼,嘴角带着一抹深深的嘲讽。
“上一个住在这里都被分家了,留下来的子孙也只会在一边酸言酸语,我可不想落得这个下场,赶紧让人给我改了!”
“你!岂有此理!”
原本那男人还听得一头雾水,但在被人揭穿心思,顿时脸色涨红。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响起,一个內侍带着一队骑士在街角停了下来。
看着內侍的模样,那男人瞳孔猛地一缩,他知道这位大人是当今陛下身边的近臣,经常替陛下宣布旨意的。
难不成陛下终于知道他陆夏远一片忠心耿耿,过来召见的么!
想到这里,陆夏远神情顿时激动了起来。
年轻內侍快步走到众人面前,先是在陆夏远脸上扫了一眼,最终目光落在了楚阳的身上。
“这位就是楚大人吧,陛下有旨意传给你!”
楚阳点了点头,正色站于一旁,等待着內侍宣布,而陆夏远却楞在那里,心里一旁慌乱。
为什么是他!
他不过是外乡来的穷小子罢了!
凭什么陛下召见之后,还立刻赐下恩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內侍瞪着陆夏远咳嗽了两声,后者才连忙躬身,低下了脑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前泗水郡尉楚阳,屡立奇功,人品贵重,今特赐楚阳任太子府冼马之职,希望其能辅佐太子,匡正社稷,钦此!”
“呼……”
听到诏书,楚阳轻轻松了口气。
看来咱们这位皇帝陛下还是讲情义的。
自己替他解决这么大一个麻烦,他终究还是没有做出卸磨杀驴,让人寒心的事情。
楚阳淡淡一笑,从容地接过圣旨,在和內侍碰触的一瞬间,不留痕迹地递过去了一枚金币。
“恭喜楚大人了,既然此间事了,咱家也要回去复命了,告辞!”
內侍笑着对楚阳点了点头,便带着骑士扬长而去。
內侍走后,一旁的吕氏姐妹早已经笑个不停。
她们完全没有想到,楚阳居然会如此厉害,刚一进京就得到了如此重要的职位!
那可是太子呀!
这么说,她们的男人,将来就是太子的人了?
等到太子登基之后,那可就更加值钱了呀!
那以后她们岂不是水涨船高,说不定还能弄个什么夫人当当呢!
就在两姐妹花痴般地畅想未来时,一旁的陆夏远却突然大笑起来。
“哼!有什么好笑的!难不成你还打算递折子不成!那可是太子冼马,你敢吗!”吕雉眼中闪过一抹怒气。
“太子冼马……太子冼马……”
陆夏远笑得前仰后合,甚至眼泪都给笑出来了。
他笑了好一会,才脸色狰狞地说道:
“你们还不知道吧,今日朝堂之上,那太子都自身难保了,这时候让他做太子冼马,这不是豁嘴吹灯——白费劲嘛!”
“你们说好笑不好笑!”
陆夏远脸上露出一抹洋洋得意之色。
原本他还担心眼前这小子会被陛下看重给与要职,现在看来,陛下也不过随便糊弄一下而已,根本不值得自己放在心上。
刚才那小子居然敢编排他陆家先人,还要大动土木,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那他陆夏远还有什么脸面在官场上混!
陆夏远撸起袖子,正准备找楚阳理论一番,一道冷淡的声音从他身后飘了过来。
“你刚才说谁自身难保?”
“咦?这个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陆夏远皱着眉头转过身来,就看到一张冷漠的面孔,顿时吓得面无血色瘫软在了地上。
“太……太子殿下,您……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