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fq4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線上看-第二十章 何爲籌謀?【三合一大章求票】推薦-e6rx6

Home / 玄幻小說 / owfq4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線上看-第二十章 何爲籌謀?【三合一大章求票】推薦-e6rx6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一切都好似顺理成章,自然而然一般——
开始一个人上,然后三五人联手,最后全班一起上,却仍旧难逃被左小多整体横扫,一拳一个,就像一个人形坦克,在人群中左冲右突,挡者披靡,前前后后,一共也没花上五分钟的时间,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左小多竟是丝毫无伤,没着一拳一脚,大获全胜,完胜收场!
“太弱了!”
左小多皱着眉:“你们这样子可不行啊,我建议你们都出去历练,不要再待在学校了,你们需要实战,现在唯有实战才能让你们进步,长足的进步!”
“我们会好好修炼,好好历练,为石奶奶,为成副校长报仇!”孟长军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报仇不是放在嘴上的,要落实在行动上。”
左小多道:“嘴上说一万遍,不如抓紧时间修炼一小时!唯有付诸行动,报仇才有指望!”
“就我们现在的这点修为,根本就谈不上报仇,糊弄别人,更加糊弄自己!”
左小多看着整个班:“真正到了有这个实力的时候,还能这么做的,才是一条汉子。嘴上说的多了,听的人都会烦的。”
“屁本事没有,嚷嚷什么报仇?!”
左小多说得很重,而且不止之前他那种贱兮兮的说话,完全是沉着一张脸说的;但是全班同学,都是一阵凛然,无不烙印心底。
人人都听出来了,此刻的左小多是多么的认真。
这是罕有的认真,罕有的郑重其事!
“现在大家都已经晋升化云了,个人修境可以暂时告一段落,我建议,校内学习可以暂停。”左小多对文行天道:“现在该是让大家接任务,历练生死的阶段了。”
文行天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正在和校长商量这件事。你说的很对,你们到了现在的这等修为,还要继续停留在一年级历练不出校,只会阻碍个人武道发展。”
“我今天就会跟校长提出来这件事。”
“好的。”
接下来三天,左小多白天上课,有时候来一上午,有时候来一下午,来之后,就看着同学们战斗,参悟,剩余的时间都是在重力室之中渡过的。
如果一定要说灭空塔空间中有什么缺憾的话,大抵就是欠缺一个可调节重力的重力室了!
然后,所有同学都发现,那个贱贱的左小多又回来了。
李成龙每次战斗切磋的时候,左小多就在项冰身边坐着。
“哎……又和雨嫣儿……怎么这几天李成龙总是和雨嫣儿对打?冰蛋儿啊,你觉得雨嫣儿长的咋样?”
项冰恨恨的横了左小多一眼:“左老大,你别挑拨离间了,没用的!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不觉得栽身份吗?”
“冰蛋啊,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是真的看不惯某人,什么挑拨离间,不存在的。我左小多岂能是那种人?你也说了,我是什么身份,我能那么的栽面吗?”
“哎哟……打完了雨嫣儿又打甄飘飘,啧啧啧,肿肿艳福不浅啊,钢铁教主,哎,昨日黄花了……”
“嗯,连打了两个女同学了,下一步肯定要打男的……哟呵,肿肿真行,竟然又挑了一个女的……还有,这也太快了,一下子就了结……哎,我看明白了,那就是颜值不行啊,肿肿也没兴趣……估计是恶心到了。”
“看看看看,果不其然,又跟孟长军开始干了,孟长军为人是木讷一点,但人样子还是很过得去的,人哪,还是颜值高些有好处……”
“不过我还是有点不明白……李成龙揍项冲怎么揍得格外用力,这是为什么?冰蛋儿啊,跟你哥说说,怎么也是亲戚了,不要总是针对李成龙了,这闹得都有脾气了不是?”
“咦,今天又是雨嫣儿啊……冰蛋儿啊……你和李成龙还没领证吧?这有点……苗头不对啊……”
项冰气鼓鼓的,忍不住就在想,李成龙貌似的确有些不大对啊……
于是乎……
竟真的开始仔细关注了起来。
然后左小多就开始劝解:“别多心,我就那么一说,李成龙哪里是那种人,他是什么人我可是最清楚不过的,我敢说,这世上罕有什么人能比我更了解肿肿的。”
换成之前,左小多这样犯贱,文行天早就揪出去揍一顿,但现在文行天有了顾忌,而且自己感觉,现在已经打不过左小多了,勉强动作,只有出丑人前的份……
所以文行天只是一眼又一眼,刀子一般的看着左小多,却不过来阻止,连声都不敢出,唯恐惹祸上身。
“左老大……”
正在切磋中的李成龙放声大喊:“求求你,做个人吧!!”
然后左小多一脸无辜的道:“咋……我咋了?”
全班同学看得都想揍他,可就是没有人敢付诸行动!
然后左小多又转换目标:“哟,孟长军,你这打郝汉那会不是挺有劲儿么,现在怎么软手软脚了,看什么,看我不顺眼么,看我不顺眼来打我,欢迎找茬!”
“郝汉,你踢他裆啊……傻帽,你说你傻不傻,那么好的机会都错过了,太傻了……”
“皮一宝,哎哟你还在呢?你这么久了真是一点存在感也没了……可你这是咋练的啊?一个人居然能将存在感都给练没了……这可是超级巨大的本事,教教我,教教我……我也想练练。”
皮一宝不禁为之气结:“左老大,就你这脾气,扔进海里都能听见你独特的叫唤……百万人在一起,也遮掩不住你贱王的贱气!”
左小多呵呵呵大笑:“皮一宝说的不错,我是一剑纵横三千里,一剑光寒十四州,我的剑,早已经名震天下,名传遐迩,名动星魂!”
整个一班集体的有气无力起来。
这贱逼!
好想打他可又打不过怎么办?
文行天越来越无语了。
左小多在线教学,贱逼是怎样练成的;这门课如果一班同学有兴趣的话,估计一个个都能成为剑圣的存在!
“小多啊,要不你回家修炼吧。”文行天揉着太阳穴。
“我和同学们感情真挚,想要多接触接触,多互相了解了解……”
“用不着,老大你赶紧回家吧!”大家一起吼。
“可惜了我这一份拳拳心意……”左小多捧着胸口做出一副心痛的样子:“你们的作法,真真是太让我伤心了……”
“滚!”
引发众怒的左小多被轰出了潜龙高武,兀自一脸泱泱:“我明天再来!”
身后只余一片哄笑声。
左小多回到住处,径自进去灭空塔练功,里面的左小念练功比他还拼命,全身心的潜心修炼。
左小多平均三天去一次城外,收取星魂玉粉末,去孙老板那边,收取一次;慢慢的,新的地脉也终于开始有一点点的规模了,虽然仍旧没有达到可以收取地脉的程度,但按照小龙的说法,已经距离不是太遥远,至少不再是遥不可及。
小小在灭空塔空间里,外界的十五天,但内中的真实时间流逝过去了三年。
是故它现在的样子,已经是一只合格的三足乌鸦模样了;虽然暂时还没有看出来‘三足金乌’的‘金’在哪里,但那一身黑羽,已是颇具气势。
左小多从试炼空间里带出来的那么多的妖兽肉,已经被小小吃得差不多了。
这还不足为奇,让左小多感到惊悚的,小小还增加了吃星魂玉的嗜好!
而且极为挑嘴,不是极品不吃,上品星魂玉看都不看一眼。
你说这怎不让视财如命的左小多感到惊悚,肉痛的要死要活。
极品星魂玉我才有多少?
你就这么小尖嘴咔咔咔,几分钟就吃一块?
闹呢?
连你妈妈我,现在平常修炼大多数还都是用上品而已。
而且上品现在都不好找了……你这小家伙居然奢侈到吃极品!?
这简直就是不可原谅的行径,令人发指,丧心病狂,不能容忍!。
医路惊心:再见成婚 风撼扉
左小多之所以会向文行天提出学子们出外历练,主要是他已经在考虑带着小小出去历练了;在这么吃下去,老子肯定是要破产的!
不过在这段时间里,他偷的桃子已经成熟了,确认状况之余叫上了高巧儿李成龙项冲项冰雨嫣儿等确定的班底,一人分了一枚。
然后高巧儿用她自己的名义,多要了一枚,给了甄飘飘。
而服用桃子的直接结果就是,大家在原本的基础上一下子平增了一截实力,尽都兴奋异常。
更有甚者,左小多以望气之术还有相法神通观视众人,发现众人的命元还有根基在服用那桃子之余,亦有相当的增长。
吴铁江帮手锻造的那批兵器,左小多就只给了李成龙一把刀一口剑。
那是左小多给予李成龙私人所有的物事。
在李成龙与左小多私下里聊天的时候,左小多就很明白的说了。
“我不是开善堂的,一人白送一把逸品神兵,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神兵任谁都想要,都不会往外推,我左小多也想着坐在家里睡觉,突然就有朋友送一件来!”
“多多益善,我不嫌少。”
“但是,不作出相当的贡献,不得到我之认可,不真正为了咱们这个小集体考虑的,没有融入咱们集体的,我凭什么送他一件神兵?”
“这样的逸品神兵我有不少是一回事,但在别人还没有得到我的认可的之前,我拿在自己手里把玩不行么?……总之就是一句话,不可以不可能不劳而获!”
“至于这些东西,怎么来的,也不必说,反正,不是我左小多做梦梦出来的。”
对李成龙的疑惑,左小多是这样回答的。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一番话,全程都是硬邦邦的,毫无商量的余地。
“肿肿,我知道你想要尽快的成型,但纯然使用利益驱策、搭建起来的所谓快速成型,没有意义,全无基础可言!”
“唯有经历了生死的团队,才叫团队。”
“就好像叶校长文老师他们那样的情谊,才是生死交陪,至死不渝!”
“包括龙雨生万里秀等人在内,我也不会就这么的平白给他们。”
身边的灵异 deniseyameng
“因为,不够!他们做的不够,付出的不够!”
对于左小多说的话,李成龙想了很久,思量了很久,再三斟酌之余的结论是,左小多说得对!
正如左小多说的:“我平常吝啬,但在正经事上,我从来不会吝啬,更加不会小气。”
“而在这般有关立场的问题之上,却必须要吝啬,必须要谨慎抉择,开局什么都不做,就发神器?是你疯了还是他们疯了还是我疯了?就算是异想天开都没这么干的!”
獸 夫
“试问,以后大家开始做事成功的时候,又要发什么奖励?”
李成龙默默点头。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自己初初的设想实在是太过简单,太过理想化了。
本以为大家意气相投,此时聚集在一处,拧成一股绳,自然力量强大;对于以后,也大有好处,一切皆是自然而然。
但现在想来,委实是自己想当然了。
左小多冷静的道:“肿肿,我知道你想要做一番事情,而做一番事业的前提就是要提前整合资源。”
李成龙点头。
“但是我们现在就算聚起来了,又能做什么?”
左小多问道。
做什么?
能做什么?
这是左小多想了很久的一个问题。
成立这样的队伍,要做什么?我也不想造反,那么,我要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有何用?
李成龙深吸一口气,道:“我是这么想的;我研究了有记载以来所有战争走向,研究了现在的四大军团;更研究了巫盟所属的军队特色。经过诸般探讨之后,我发现在军队之中,有一种队伍,是脱离于军队管制之外的。”
“这支队伍,完全不受军部管辖的,可以自主行动。而我们平常管这种组织,叫做魂组。星魂之组。”
“有些人不知道这组织的特色,以讹传讹,叫什么龙组,乃至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名字称谓。”
“而这个秘密部队……嗯,正统的名目就是魂组。”
李成龙道:“然后我通过整合资料发现,这样的部队,其实并不止一支。”
李成龙顿了一顿,看看左右,转而开始传音。
“我为了确认其信息,黑进了炎武国家网。”
左小多嘴唇抽搐了几下。
他也是到今天才发现,李成龙这小子,貌似是……胆大包天,在这一点上,与自己真是颇为神似的,难道是因为这样,才意气相投的?!
但左小多却被这一句话提起了兴致。
“然后呢?”
“我黑进去之后,搜索相关信息,却也只是发现了一些个奇怪的番号,又或者说是各个组织的名字称谓,而更具体的信息,也就是那些真正意义上的内幕,却并没有存在于网络上。”
“哦?”
“当然了,没有具体信息才更合理,连我都可能潜入窃取到的资料,若是摆在哪里,岂不是要将自己组织的信息全部公之于众,而我失望之余,却在那许多名称之上,确认了另一件事,那就是魂组不止一支部队,而是各自有各自的管辖。严格来说,这样的部队,都是隶属于独立个人的!”
“所以我猜测,这种魂组是个人就可以成立的队伍;这可不仅仅止于猜测,我看到了一个有些奇怪的消息存档。”
“上面记录了一些消息什么时候发出的,发给谁的,目前存档在什么地方,第几号橱子,第几号抽屉,第几号文件夹,第几页。”
“哪怕是最秘密最核心的记载之中,也只有这个,没有更实际的内容了,但这已经足够说明一些事情了。”
左小多眉头一皱:“哦?”
“上面有个总的说明,具体的意思是说,虽然统一作战,但因为有些人,天性桀骜不驯,不适合统一指挥;而有些事,也是不能放到明面上去做……所以,就有了这样的特殊队伍。”
“这就说明了太多。”
“名字上,有一个队伍,叫做大刀队,这个大刀队,动向极为隐秘;根据上面的名目记载,应该是巡天御座私下里的一支队伍,这支队伍,就只对巡天御座一个人负责!”
“可是能够对巡天御座一个人负责的独立部队,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不是吗?”
“相对于大刀组,还有个叫做星辰组的队伍。我猜想,这支队伍应该专门对摘星帝君负责的独立队伍。”
“还有一个叫做九重天阁的组织,我估计应该是隶属于炎武帝国军部。这个组织明面上的任务是巡查全国,搜罗对星魂大陆造成破坏的宵小份子,实际上,九重天阁的高手另有去处。”
“关于这个九重天阁,我可是很仔细的调查了一番;这组织的成员,由下而上,从最下面第一层丹元境成员起始,第二层,婴变,第三层,化云,第四层,御神,第五层,归玄,乃至第六层的飞天,而更上面的第七层第八层第九层,暂时没有相关信息。”
“以我看来,明面上是飞天以及之下六层修者巡查全大陆,警惕宵小;可更上面七八九层又是干什么的?成立下面六层,巡查全国的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从这个系统之中,不断地选拔高手,然后达到了飞天之上,才有资格被选拔入七八九层,执行更高层次的,九重天阁任务!”
“当然,关于九重天阁七八九层的任务云云,仅止于我的猜测,并无实据。”
李成龙道:“但是七八九层从未在江湖上出现过,更加没有任何职能信息。我能够联想到的,大抵就是那一方面了。”
左小多皱着眉头思索着。
李成龙的推测,无疑是太过于主观的。
大刀队因为只对巡天御使负责而推测其独立私密,还算有点道理的话,从星辰组这个名目强推摘星帝君就有点牵强附会,至于九重天阁职能有明有暗,乃至不知底蕴的七八九层亦为类似的独立部分,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但左小多却知李成龙亦是谋定后动,非是无的放矢之辈,不禁追问道:“可还有别的线索么,你举证的这些,实在不足以说明问题,仅止于你的猜测……”
“诸如此类的组织,还有大鱼队,乳虎组,我估计,这两支队伍,前者归属于右路天王。后者则是隶属于左路天王。”
炸裂2002
“还有一支队伍,叫魔煞。”
“还有队伍,叫……”
李成龙道:“这样的队伍,足足有八支之多!这些队伍的人头数或者并不多,他们却从未在大众或者在任何公众面前展露过。”
“包括在一些最机密的巨大军事行动中,也没有这几组的身影。”
“但是在这些巨大的军事行动的时候,这些队伍却统统会不约而同的出现,汇报的消息,各有所指向。”
“但是并不汇报于国家,也不汇报于军部。”
“我猜测,这些来往信息,是为了保证快捷,而通过网络来进行运作的,但是网络却又存在太多的不安全性……所以他们在每一件消息传递完成之后,会即时撰抄在纸面,封锁起来。所以才造成了……从网上只能查到这种似是而非的信息目录,并无任何的资料情报,也唯有如此,才合理!”
左小多这才缓缓点头。
“而在这些队伍的下面,还有一些更为隐秘的消息……是传递到这些个队伍的。换言之,他们本身也有各自的完整情报网络,完整的支援队伍。来确保这支部队,将任务执行得顺利。比如情报的搜集,地形的提前勘探,敌方的一些反应……乃至高层的指示……”
“所以很明显,这样的队伍,是可以由个人自行建立的,只要地位足够高,只要被允许,实力足够强,我们同样可以成为,这样一支部队。”
李成龙道:“这样的部队,将以自己的特色,为了战争服务。”
“而既然有这样的系统存在,那么也就必然是存在选拔的。”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通过这个选拔建立属于我们的势力?”
李成龙道:“这固然是一条非常艰难、非常凶险的道路。但同时也是可以发挥我们才智的最大平台!”
“而在目前的体制之下,这也是唯一的一条,能够摆脱桎梏,展现自我,而且快速晋升的一条路。”
“大背景如此,换成和平年代,我们可以通过闯荡江湖,一路与各种宗门战斗,然后不断地历练成长,成为一方巨擘!或者,未来登临巅峰。”
“但是在目前的大环境之下,大陆之间的种族战争,就压榨了江湖的存在。所有人,所有武力,都必须要为这个大前提服务。否则便是叛逆!”
“对于武者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两个大陆的天才陪你历练成长,但是,你同时拥有几百万上千万的强大敌人!”
“我们如果不想任人指挥,任人摆布,那么,这条路,便是唯一的一条路。”
左小多一言不发的沉吟着。
“而左老大你……”
李成龙斟酌了一下,道:“自从我打算跟你,我就明白到一点,就是……你这个人,绝不是那种被人指挥的卒子,你接受不了!”
左小多赞赏的看了李成龙一眼。
“其实早就在凤凰城的时候,我们参加比赛之前,我就在想,我们究竟要怎么做,在这一生中怎么活,才能活得更有价值一些。”
李成龙道:“因为我给自己的定位,便是管家,军师之类。所以这些事,我必须要提前考虑。”
“我们未来有两条路,第一条,各自上学,练功修行,然后毕业后,或者毕业前,部队特招,进入部队,然后从底层开始打拼,慢慢的熬资历,成为小队长,成为大队长,成为将军……最终最终,或许有可能成为元帅。”
“而我,或许一开始应该是从参谋或者最低文书,书记开始做,一路做到参谋长,成为大帅的军师……这也就是我的极限了。”
“而另一条路,就是别出蹊径。”
“但是一直没有机会。”
“如果按照第一条路走,或许等到我们都几百岁,甚至上千岁,能够熬得上去。运气不好的话,或者就早早的阵亡于万马乱军之中了。”
“左老大你的实力,同阶无敌的时候,我就动过这样的念头。来到潜龙之前,我就在有意识地搜集这方面的消息了。”
“所以,我们先将队伍拧起来,不断地提升实力。然后找机会,获得认可,先成为其中一支秘密队伍的下属力量。”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掌握有最少一半以上的自主权。若是进入军队,则是只能作为一块砖,被随便搬来搬去。”
“这是第一步,唯有先做到了这第一步,才有可能说到再来得第二步和第三步。”
李成龙道。
“但想要获得高层认可,同样挺难啊。”左小多道。
“以我们的资历而言,未必很难。等我们力量成型的时候,学校自然会将我们的相关信息报上去,尤其是我们这个小集团的信息。”
李成龙胸有成竹,道:“咱们这些人,都是属于个人战力型选手层面多……而到时候,你我再暗示影响一下校长……”
“我想,校长很大机会是知道这个事情的……那么,他也应该有相应渠道联系到高层,帮咱们铺路。”
李成龙道:“最起码,将咱们这个小团体的存在,经过校长,转呈到东方大帅的手中,是有把握的。”
“而这种大事,这种秘密部队,必然是非常稀少的兵种……现在的军队,并不缺少我们这种战力的武者,相反,即便是整个星魂大陆,仍旧很缺少的这种稀缺的兵种。”
“而我们就要成为这一稀缺兵种,唯有如此,随着我们的实力持续增长,我们才更有可能做出来更大的事情。”
“当然,我们现在的水准肯定还是不够资格的,但我们才是一年级,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到我们二年级,三年级的时候,就具备了这样的条件了。”
“但这种事情一定要及早进行,提前部署,否则到时候就算是具备了这样的条件,也会因为准备不足,而难得进入高层眼目,最终只能被打散进入到各个部队,泯于众人,苦熬资历。”
“所以现在,我着重收拢的人手,高巧儿一人就可以担当得起后勤工作;这已经是相当的助益;”
“而卧底情报方面,皮一宝足堪胜任;这也是他跟咱们虽然并不是多么亲厚,但是我还将他拉进来的根本原因所在。”
“至于刺杀暗袭方面,余莫言乃是个中好手;”
“冲锋陷阵方面,项冲自是首要人选;”
“必要的危急时刻,李长明的大梦神功可以制造机会。”
“有些需要心细如发处理事情的时候,雨嫣儿、独孤雁儿姐都可以做。”
“全盘统筹方面,我李成龙当仁不让。”
“必要时一击定乾坤,奠定胜局的时候,左老大当仁不让,强势出击!”
“左右两翼策应方面,龙雨生与万里秀夫妻,自然可以胜任。”
“最后剩下小冰,就当是我自己为自己谋的福利。”
“而这些,我从一开始,就是有目标的去着手!”
李成龙很难得的将自己的打算,以及为兄弟们谋划的前途,和盘托出。
虽然说的有些凌乱,有些地方,也过于异想天开,太过想当然。
但在左小多听来,这件事却已经到了可以操作的层面。
而且还极有可能的成功性。
末世建筑王朝
李成龙并不知道,自己能联系到南部长,嗯,也就是现在的南帅。
到时候只要请南叔叔帮个忙,事情岂有不成之理?
“现在咱们的基本构建已经成型,只要将人全部招起来就完事了,而只要左老大你开口,那就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现在唯一的缺憾就只有在龙雨生与万里秀夫妻那边,他们两个做为侧翼,属于独当一面。但是他们两个现在的实力,却并不能做到横压一世。”
李成龙道:“在我最初的构想中,是将孟长军还有郝汉整合进咱们的团队,孟长军等可以与龙雨生搭伙,甄飘飘可以与万里秀结伴……基本就万无一失了。”
“但现在的情况很是复杂。”
左小多道:“怎么复杂?我倒是感觉,这两天去班里,甄飘飘偷偷看我的时候挺多。难道说,甄飘飘喜欢上我了?”
李成龙叹口气:“所以说你平常虽然装疯耍贱,但你实则是一点也不糊涂的。”
“事实上便是这样,孟长军从在驻军店的时候,早就开始追求甄飘飘;但是甄飘飘一直没有同意。”
“如今,到了潜龙之后,也不知道甄飘飘哪根筋不对,居然看上了你。”
“而孟长军正因为这件事郁闷。”
“不过最复杂的情况还不是孟长军,而是……郝汉。经过我这几天的冷眼旁观,郝汉这家伙的动机,貌似更加不一般一些。”
“孟长军还好些,一个直肠子,属于憨货一个,看起来精得很,其实很二。”
“但是郝汉明显不同,郝汉骨子里有点阴……我总结了一下,就是……郝汉一直暗恋甄飘飘,但是由于孟长军的存在,各方面都比他强,所以他也就没表露出来。”
“如今,甄飘飘看上了你,郝汉一来不敢与你相争,二来也没有理由;所以这段时间里,愈发的心眼歪斜起来,以至于开始怂恿孟长军做什么事,而孟长军明显是不愿意做的,郝汉却是藉着相助兄弟的借口不断的拱孟长军的火,无论你或者孟长军相争终了,都是减少争夺甄飘飘的一个竞争对手。”
“更有甚者,我怀疑他早已笃定你不会接受甄飘飘,不断刺激孟长军,让他与你对立,是想借助你,令到孟长军对甄飘飘死心,然后……他渔人得利!”
李成龙叹口气:“复杂吧……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或许孟长军将来会有合作的机会,但是郝汉这种人,哪怕下手处理掉这个同学,也绝不可能放进我们的队伍里来!”
“这家伙,看起来五大三粗的粗豪的很,但万万想不到,居然是一条蛆!”
左小多轻轻叹息。
这几天,他一边在学校耍贱,但实际上却是将每个人面相,气运,都看了一遍!
对于李成龙所说的这些事,多多少少也是心里有数的。
“现在,只是对一个人有些不公平,就是甄飘飘。”
李成龙苦笑:“只是因为人家喜欢你,就将人家拒于门外……对人家姑娘,实在是很不公平。”
对这一点,左小多也感觉有些不对劲。
小菱奇遇记 艺云天
就因为人家喜欢你,暗恋你,所以,你就将人家一生命途改变?
你不接受,拒绝了情感,这是一回事。
妖妃爱爬墙:狐王,上榻玩
但人家的能力分明可以占据一席之地的,却因为喜欢你就没了……
这,貌似是有点矫枉过正!
“要不暂时先这样吧,等日后……再看吧。”左小多道。
实在不行,可以介绍甄飘飘去九重天阁跟着左小念嘛……这样还能监视念念猫?
不过也不行……万一喜欢我喜欢得发疯,害我的念念猫咋办?
哎……伤脑筋,以后再说吧。
左小多一声长叹:“这就是长得太帅的烦恼,真是……无语至极。肿肿,你知道我有多么羡慕你么?如果我长得如你这般平凡,那里还会有这样的烦恼缠身?”
李成龙本来谈性正浓,一听这句话,愣是噎的半天说不出话。
在这等严肃的时刻,你能否将你的贱气稍稍收敛些?
红楼大商人 秦腔楚狂人
……
【本章拆开就没味儿了。一代军师的筹谋,从微末处着手的准备,拆开不好看。只好一气呵成。
写李成龙就如当初写莫天机,或许我写的依然不到位,但是,真的费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