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蘇廚》-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支持看書

Home / 歷史小說 /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蘇廚》-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支持看書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支持
沈括说道:“种帅对军事地理的熟悉程度实在令人叹为观止,这两条故道,经过勘测,几乎不可更易。”
“南线就是勾连过洞水和绵蔓水的那条,从太原南下到榆次、寿阳、沿绵蔓水河谷过娘子关,井陉,抵达滹沱河南岸,再沿河谷抵达真定府的大镇获鹿。”
苏油想想茫茫太行山都不由得蛋疼:“这路多长?多少桥洞?要花多少钱?”
沈括迟疑了一下:“这条路长度比北线短得多,共计四百五十里,就是……工程有点难度,沿途隧道二十三处,大小桥梁嘛……一千两百多处。”
苏油问道:“那造价呢?这条铁路,造价都在修桥打洞上,别拿松木铁轨的价钱来蒙我。”
沈括赧然道:“这路比秦兰铁路造价小些……”
苏油勃然大怒:“秦兰铁路的重要性你不知道?那是大宋沟通和控制宁夏青唐和西域的命脉!是你这沟通两路的破设计能比?说数!”
沈括吞吞吐吐地报数:“两千……两千三百万……贯。”
苏油都不想回答可行不可行了:“另一条!”
沈括说道:“另一条就绕远了,从太原北上,过赤塘石岭两关,抵达忻州、定襄。之后沿滹沱河谷抵达获鹿。全长总计七百里。”
“除了距离问题,忻州距离雁门不过两百里,辽人兵马一日急奔可至,这个安全上……”
“那也要他们能够突破雁门关才行,这个不用考虑!”苏油问道:“这条路上有多少桥洞?太行吕梁间的那两关,怕也不太好过啊……”
宋用臣说道:“我与沈漕帅相度过了,如今河槽大多袒露,将线路沿河槽绕道,弃汉唐旧栈道不取,多走五十里,就能够绕开石岭雄关,避开诸多谷桥隧道,深挖高填的工程。”
苏油看着线路图:“还不如从忻州继续北上过河,然后沿滹沱河北岸抵达真定,如此一来还能将支线修到雁门,你们觉得如何?”
两人目瞪口呆,连连拱手:“万万使不得,如此辽人一来,整条铁路都在其攻击之下,连滹沱河天然的隔绝都失去了。”
沈括赶紧说道:“知道使相有志于幽燕,但是此议送到朝廷,必然难获批准,万万不可节外生枝。”
宋用臣也赶紧打岔:“这条线路路程比南线长了两百多里,不过建造难度小得多,最大一处涵洞长度三百五十米,全部工程造价一千五百万贯。”
苏油不禁叹气:“这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陛下一共也就拨给我一千五百万贯,如今四路到处都在建设,这些钱基本都有了用处,实在是拿不出来这么多啊。”
沈括说道:“要节用的话,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苏油端起茶杯:“要是节约一两百万贯,那存中你就不用说了。”
沈括说道:“差不多……能省三分之二吧。”
苏油一口茶水没管住,要不是转头快,差点就喷到了地图上:“什么?!”
好文筆的小說 蘇廚-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支持
沈括说道:“我们可以修窄轨,就是最早的铁路那种。”
“最早的?”苏油开始琢磨:“金牛道卷扬机道那种?”
“那个也实在太早了点……”沈括都没好意思吐槽那压根不算铁路:“下官是说,陈留到开封最早的那条。”
“马拉铁路?好像还不错……”
“也不是马拉铁路,下官的意思,是就最早那个宽度,一般的也是枕木与钢轨,火车头就用我们最早发明的火车头那种大小,以如今第五代蒸汽机的功率,完全适合。”
苏油动心了:“五百万贯,这下可以考虑了……”
沈括说道:“使相别忘了,定襄一带煤铁丰富,如此一来,可以同时供给太原和真定。”
苏油明白了,这娃不光光想炼铜,还垂涎北面的煤铁!
沈括继续说道:“下官忝为河东转运司,考察到雁门一带,有丰富的钾石和金红石……”
这下苏油更懂了,金红石就是钛矿,如今的宋人还没有得到金属钛,但是金红石本身就是一种宝石,其中一种还是如今大宋顶级的宝石新贵——发晶。
然而沈括志不在此,这娃现在名下也有不少专利,其中有一项就是白水泥。
钾石因为熔点低,加工便利,具备助熔特性,除了制作钾肥、炸药备料,还是釉料、瓷胚、搪瓷、玻璃的重要成分。
釉料含钾含钛越高,白度就越白,而白水泥,其中重要的成分就是钾长石炼后的矿渣。
现在的汴京城已经流行起瓷砖和白水泥,用作建筑高级外墙和内装。
苏油看着沈括:“刚刚谁口口声声说支线修到雁门不妥来着?合着话是要我去说,你一点是非都不沾,好处倒是能捞不少对吧?”
沈括嘀咕道:“这不是公私两便之策嘛……”
“公私两便个屁啊,你也不想想白水泥生产出来卖给谁,河北四路还没有到白水泥勾瓷砖缝的奢遮份上!”
被揭穿肚子里的弯弯绕,沈括的脸腾一下就红了。
苏油合上笔记本:“不过嘛,现在没到那份上,并不意味着数年之后也不到那份上。”
沈括和宋用臣顿时大喜:“司徒允了?”
苏油笑道:“允了也没用,两位想想,要修建铁路,就得有钢材,钢材得利用水路,方能运到太原或者真定,从哪里运?”
“我大名临漳现在也出钢材,那也只能运到真定。”
“汾水入河口在哪里?在河中府,离西京不远!你太原要的钢铁,只能从兰州或者郑州运过去!”
沈括指着地图上一个地方:“我不要钢材,只要给我个炼钢厂,我在晋州炼矾务自己造!”
晋州就是后世临汾,山西地界,煤铁都有,如今朝廷在那里有一个炼焦厂,给郑州和太原提供焦煤。
还有一个炼矾务。
大宋以前将所有含水结晶矿统称为矾,随着化学的进展,到如今也分得很细了。
比如眉山的硝矾,其实是硫酸钠,铜陵的矾,是硫酸铜,还有绿矾是硫酸亚铁,黄矾是硫酸铁。
晋州的矾是明矾,十二水硫酸钾铝,宋人对它需求量极大,主要用途是入药、净水、熬胶漆,鞣皮,还有最重要的一条,制作绘画用纸,以及绘画时的需要。
工笔画层层渲染,一幅画往往需要用矾胶覆盖五到七层,起到固色和防止润色的作用。。
当然还有制作粉丝和油条。
如今苏油已经用碳酸氢钠、碳酸钙、磷酸二氢钠、柠檬酸、玉米淀粉、植物纤维粉的混合粉来替代明矾,成功发明了粉丝和油条的无害添加剂,以取代明矾。
为了家中几个喜欢吃粉丝和油条的神兽,苏油也是操碎了心了。
晋州不但有丰富的煤铁,还有铝、钾、金、银、铜等矿藏,位置也很合适,汾河水运也便利,加上沈括这工科狗,河东路工业前景广阔。
不过苏油还是没有说死,只和沈括说道:“我会奏请朝廷,让存中你从课务之外的铜料中留下一半,作为发展工业的本金,至于这个数目能到多大,够不够你建钢厂,机械厂,那就全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儿了。”
“如果一年之内产能出来,能凑够钱,我可以出面让郑州给你提供设备,到时候才说得到这铁路造不造的问题。”
说完又对宋用臣说道:“道路勘测还要继续,尽量设计合理,尽量降低建造成本,哪怕是我们没法建造,也可以留给后面的人来造,用臣是老水利老铁路了,我知道你肯定能做好,也一定知道前期勘测的重要性。”
“需要多少人手,到时候给我报个数,我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