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七百二十九章 法思那斯展示

Home / 玄幻小說 / 都市异能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七百二十九章 法思那斯展示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肩扛着一个人的林,可没打算走过路过。突然现身的他,匣切一甩手,特大号暗器直接往其中一个黑暗精灵身上招呼。反正依匣切的破坏力,中哪都是致命伤。就看空中打着转儿的匣切,白焰彷佛风火轮一样,轻轻松松地扫过其中一个黑暗精灵的身躯。
被斩过的上半身滑落地面,洒出的血花吓住了另外两个黑暗精灵。一人急忙找着自己的兵刃,另一人反应更快,抄起椅子就要往这个肩扛着人,失去武器,难以行动的陌生面孔头上招呼。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空下的右手往虚空一抓,匣切再度上手。在黑暗精灵诧异的目光中,直劈而下,轻易劈开了那张椅子,以及那有着惊愕表情的脑门,一剖而过。
第三个黑暗精灵刚找到倚在墙边的兵刃,对屋中急转直下的局势感到错愕。正想往外跑去报信,匣切由后,穿脑而出。林再往下一拖,五脏六腑尽泄于地。
得到些许空档,林确定了那个声音并不在这个房间内。静心一听,却又听到声声呼唤,在另一个地方……
一连闪现了几回。只是每一回以为自己到达声音的目的地后,那呼唤声却又从下一个地点传来。幸好对方传声的地点,大部分没有人;就算有,也只是几个做着自己事情的黑暗精灵,因为看到陌生人出现,这才大呼小叫地杀了过来。
这些都不是精心设计的伏击,否则某人肯定收工回家。对这些偶遇的敌人,林除了第一波之外,之后的遭遇也不再刻意将人杀光。
因为找到下一个地方的时间,并不需要太多。就算真有人逃跑,当他们再叫人回来时,自己也已经离开了吧。而且这么做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调动敌人到错误的地方。自己也少造一些杀孽吧。
但这么被耍了几回,林的耐心也逐渐耗尽。
再说经历上一次玄武袍的相关变故,尽管自己因祸得福,身为魔法师的权能量增加了不少。因此能在眼前这种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保护着麦尔姌不受高维异种能量侵蚀,进行多次闪现术。
之前自己的极限,是保护一个人的情形下闪现两次;两次之后自己就虚脱。现在的自己极限在哪里尚不知道,但也可以肯定不是无限的。当然不可能追着那虚无飘渺的声音,无止境地追下去。
假如那个声音的主人,确实是这棵世界树法思那斯所传,那么只要到一个那位肯定会在的地方,就能见到这棵树的灵了吧。
所以说,猜一猜,树心在哪儿呢?
好歹自己曾经近距离接触过两棵世界树,瓦德沃和拉赫蒂,甚至还进入过拉赫蒂的树心区。所以林对于世界树树心的特征,印象还十分深刻。
而且感觉中,法思那斯也没有任何隐藏。几乎是在某人开放侦测魔法的同时,就找到了那处显眼的树心所在。再一个闪现,林直接进到世界树最重要的地点。
这里是一处跟世界树体积绝对不相符的大空洞。洞内前后左右的距离,远远大过林从外头侦测时,所记录下的世界树树干直径。
基本上可以排除幻术的可能性。林可不相信,现在还有什么幻术可以骗过自己的侦测感知。那么眼前之景就应该是某种空间折迭技术了。这个念头一起,某人就不由得朝四周多看了几眼,想要从中看出一些所以然来。对于空间袋的怨念,至今未平呀。
‘你终于来了,外乡客。’
一句话,惊得林这个穿越众,僵在当场。因为这句话所使用的语言是汉语,不曾在迷地听到过的声音。
‘你怎么会……’
‘事实上我不会。这个声音,这个语言,只是你希望听到的方式而已。’
放下了肩上的麦尔姌,林循着声音往大空洞的内部走。翻过几颗巨石后,他看到疑似为树心的部位。
世界树的树心跟他们的灵一样,并没有固定的形状。完全取决于观察者认为他们是什么模样,就会见到类似的样子。有点类似地球所说的‘观察者效应’。
只是愈弱小的世界树,其形象愈容易被其身边之人的认知给固化下来。像是瓦德沃的白鹿化身,这几乎是公认的造型了。但是另外一位古老者尤克特拉希尔的模样,却是众说纷纭,没有谁能说个准。
而林所看到,可能是法思那斯树心的部分,则是一株两人高的老树。树干中用已经枯黄干硬的藤蔓,捕捉了数个种族的智人,禁锢在其中,不知过了有多少的岁月。最里头的,已经干瘪到像是木乃伊一样。外头的则是皮肤毫无血色,粗糙干黄,同样没有生命的迹象。
要是不知道的人,估计会把眼前的景象看成一株吃人树,把人一个个吸进树身中消化。
好看的玄幻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歹丸郎-第七百二十九章 法思那斯閲讀
不过林知道,这只是自己心中所想的某种具现化,包括那个汉语声音也应该是。之所以会是如此骇人的景象,估计跟之前被‘热切’欢迎有关吧。
‘对其他黑暗精灵的态度很不满?’被拘束在树身上的人型,眼不转,脸不动,却是同时开口,但仅发出一个声音。
林不悦地说道:‘当然。’因为太久没有使用汉语,所以讲起话来有些生涩,但林还是坚持使用,反正对方又不会在意这种事情。所以林继续说道:‘是陛下邀请我过来的,却是这种欢迎阵仗,这样不对吧。’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線上看-第七百二十九章 法思那斯看書
‘对我而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假如你无法来到我的面前,那么也就没有和你见面的价值了。不是嘛。’
对于法思那斯理直气壮的言论,让林噎了一下。最后只能撇撇嘴,不满地说:‘意思是,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算是考验吗。可惜我最不喜欢别人在没有得到我同意的情况下,擅自考验我。对于祢这种无礼的态度,我是不是该转过头,直接走人。’
‘莫生气,人类。我有问题想要问你,自然会给予相对应的报酬。’
使用闪现术,将被自己放在身后的麦尔姌传送到自己脚边。林这才指着要死不活的黑暗精灵,问道:‘不过在那之前,先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吧。’
‘我从不干涉他们内部的事情。他们要处罚谁,做什么,都是他们的自由。’
‘可是麦尔姌犯了什么错,要如此处罚她?就因为她跟我的交情还算不错吗?就算祢不打算干涉,祢也不会不知道吧。毕竟都是在祢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从她接受你的戒指开始,她就被视为背叛者了。或者说,有人希望她是个背叛者,这样才有机会取代她。在这样的前提下,总能找到一个理由的,不是吗。而你刚好给出了一个最好的借口,所以才会有眼前的状况。’
‘祢底下的人都斗成这样了,祢也不管管。难道这很有趣吗?祢是在看戏不成。’林拉高了声音,表露出相当的不满。
‘有趣?不,我一点都不觉得有趣。我只是觉得剩下的人,会比失败者对我更有帮助而已。而事实也是如此,弱者只能被淘汰。’
理解了法思那斯的心思,林无力地叹道:‘祢这简直就像是在养蛊。怎么不干脆找块地,把他们圈起来,直接自相残杀,只留下最后活着的那一个。’
‘嗯,很有趣的方法。我会尝试看看的。’
……我去!刚刚自己是不是说出了什么很糟糕的事情!林瞪大了眼睛,支支吾吾地说道:‘祢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为何不呢。我无法庇护过多的精灵,总要有个办法可以减少他们的数量,还要留下足够优秀的那个部分。假如他们在自己的斗争中或是考验中失去生命,不正代表着他们也无法完成我的嘱托。我只需要对我有用的精灵。’
听完眼前这棵植物的冷酷发言,林只想要收回刚刚说出口的话。很可惜,神仙来也做不到。只能为这个部落的黑暗精灵默哀三秒钟,针对他们未来可能受到的苦难,聊表自己的歉意。不过谁叫他们刚刚的热情让某人招架不住,所以心里头是一点罪恶感也没有。
叹了一口气。林有些意兴阑珊地说:‘祢想问什么就问吧,问完我要离开了。’
法思那斯并没有直接开口询问任何问题,反而是偷偷摸摸地从某人的背后,伸出一支手臂粗细的枝桠。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插倒卧在地上的麦尔姌心窝,并高高举起。
虽然没有回头看,但周遭发生的一切,对林而言都像是亲眼目睹一样。而偷袭的目标不是自己,林也便没有任何反应,冷眼静看事态发展。
只见那根枝桠在褐色的树皮底下,点缀着琉璃色的部分,当中流淌着有别于迷地权能的特殊能量。林知道,那就像是世界树本身的养分,正源源不绝地……输入麦尔姌的体内。
从女黑暗精灵的反应表现上来看,这绝对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如死人一般面无表情,且不知是醒还是昏迷中的麦尔姌,竟痛苦地放声尖叫着。
不过这份痛苦,可不是什么坏事情。就在林的眼前,麦尔姌的断肢部分长出了肉芽,并用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生长,直到把被扯断的肢体部分长了回来。身上各处恐怖的伤口与血痕,也一一愈合。整个人像是睡醒一样,原本无神的双眼开始聚焦。
当身体上的伤势完全恢复后,世界树的枝桠收回,麦尔姌跌回到地面。她困惑地看着身处的地方、眼前的人,脑袋还没跟上现在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