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笔趣-第三百二十五章 同樣的體會看書

Home / 玄幻小說 /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笔趣-第三百二十五章 同樣的體會看書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什么情况!?”
虹穗禾率先反应过来。
“红觉,你没事吧?我这就过来!”
紫红觉听到这儿,赶忙强忍羞愤,出声阻止虹穗禾的靠近。
“不用过来的虹姐姐,我只是对他的方法吓了一跳!”
虹穗禾停下自己的身体,她不明白那边发生了什么。
而对紫红觉施展神识类的侦查法术,是很不尊重的!
再说紫红觉的修为比自己都高,仙人都解决不了的场面,就算自己过去,又能如何?!
“好的,红觉,有什么你就向你父亲示警!他可是已经无妄仙人境界了!”
虹穗禾提醒道。
“嗯?!”
鸡魔眨了眨眼睛,无妄仙人?自己怎么不知道岩洲有哪位紫姓的无妄仙人?!
不过他倒不认为虹穗禾是说假话,毕竟人家的女儿都是大日仙人境界的存在。
要知道,要将自己的儿女培养成仙人,需要的花费和心血,要远远高于培养一个弟子!
因为大多数情况下,弟子是你主观挑选出来的,其必然有符合你的悟性和天资等等。
而你的儿女却不是你能挑选的,他们又因为你是他们的父母,很可能修行没有徒弟那么认真努力!
毕竟徒弟需要担心自己师父的责骂和冷落,而儿女一般是不需要担心父母抛弃自己的!
这紫红觉小姑娘,如此年纪就可以修炼到大日仙人境界,自然背后的势力不简单!
而可以花费这么多的资源,培养自己的儿女,自然是这个势力中的顶层人物才有的特权。
这么一推理,紫红觉的父亲应该差不多需要无漏金仙的巅峰或者是无妄仙人才起码及格。
这让鸡魔很是羡慕嫉妒恨啊!为什么自己没有这样的爹呢!?
不过他也就是想想而已,他明白当年要是有这样一个爹,自己不一定能有今日的成就!
正道仙门都说历练,只有历练才能让一个人成长起来!
而魔族根本没有历练的说法,在魔门的眼中,只有生死才能让一个人成长起来!
故而,同阶段的仙魔两道相遇,往往是魔道的战力更强。
因为他们往往需要面对杀死敌人还是被敌人杀死的选择,而仙门的战斗,往往点到为止!
毕竟仙门之间,没有深仇大恨的话,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大家都习惯留手。
而魔门一旦有了战斗,除非是众目睽睽之下,否则两者基本都不会留情的!
“你这个流氓!”
紫红觉银牙轻咬,她死死地盯着江小黑,仿佛要将江小黑印在自己的脑海。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所谓的第二种方法,竟然就是从自己的身体里引导出水汽,来将体表的黑糊糊直接一起带走!
顷刻间,紫红觉的衣服都在那爆发里,直接撕破成碎片。
所以紫红觉才会发出那声尖叫,但她哪里敢让虹穗禾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这种事情,自然是谁都不能告诉的!连自己的爹也不能说!
“嘿嘿,姑娘!在下什么都没有看到!”
江小黑捂着自己的耳朵说道。
“狗屁!你捂着耳朵说没看到吗?!”
紫红觉眼泪都要掉出来了,亏自己还以为这人是个正经人呢?!
“在下对天发誓,根本没有看到姑娘的屁股!”
江小黑举着手发誓。
结果被紫红觉一个手按在其上,直接封禁住了江小黑的仙元。
“呵呵,你说的话,本姑娘不信!”
紫红觉将周围的碎布条收入空间法器内,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
她有些头疼,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衣服竟然换了?!
“紫姑娘,你还是解开这个什么封禁吧!那边鸡哥还在等我呢!”
江小黑有些无奈啊!这无法动用仙元,就算是自己,也没有办法帮鸡魔摆脱黑水啊!
“我管那个老色胚的死活!”
紫红觉对此却是根本不在意,要不是虹姐姐还在,她都想把两人都杀了,直接全部灭口!
“我说,小姑娘,你怎么还没好啊!是不是黑仔和你做什么卿卿我我的事情了?!”
鸡魔的声音却在此刻传了过来。
“没有,你个老色胚!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紫红觉没好气地说道。
“担心我自己?别开玩笑了,我相信黑仔的能力!”
鸡魔却是对江小黑充满信心。
江小黑听到鸡魔如此说,内心很是感动。但此刻他受制于人,只好眼巴巴地看向紫红觉。
“好妹妹,你就放开我吧!我得救鸡哥啊!”
紫红觉翻了个白眼。
“谁是你的好妹妹,别想好事!”
但江小黑却继续不要着脸皮。
“好姐姐,好姐姐总行了吧!求求你了,好姐姐!”
紫红觉一脸红云,怎么这黑小子说的话,让自己心好乱!
想到眼前这个人,看过自己的身体,紫红觉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哎呦,你们可赶紧吧!老夫可是等不及过去了啊!”
鸡魔又嚷嚷道。
听到那令人厌烦的声音,紫红觉计上心头。
她直接反手解开了江小黑身上的封禁,不过却提出了要求。
“你等会要让那个家伙也体会一下!”
江小黑连忙保证。
“这是自然,我是不会厚此薄彼的!”
紫红觉脸蛋红红的,啐了一口道。
“谁要你厚啊!滚蛋!”
说完,紫红觉已然玉足轻点,回到了虹穗禾的身边。
“红觉,你没事吧!”
虹穗禾赶忙迎了上来。
她第一眼就注意到了,紫红觉的衣服换了。
不过此刻还有鸡魔在场,虹穗禾也没有开口追问。免得让鸡魔发现了什么!
“哼哼!总算轮到我了!咕咕咕!”
鸡魔迈着鸡爪子,一溜烟小跑了过去。
等到鸡魔的人影看不到后,虹穗禾追问紫红觉。
“红觉,你的衣裙怎么换了?!是不是他对你做了什么?!”
紫红觉哪里会承认,连连摇头。
不管虹穗禾怎么问,都没问出个所以然来,虹穗禾虽然心中怀疑,但也只得先暗自忍耐下来。
而紫红觉的小耳朵,早就已经竖起来了,他要等鸡魔的尖叫声出来!
想到那个色胚,害怕到尖叫。紫红觉觉得还挺好笑的!
可没想到没一会儿,鸡魔和江小黑就有说有笑地出来了。
难道不应该和我是同样的体会么?大大的问号出现在紫红觉的脑袋里。